《潛行吧!奈亞子!》第六卷 4.學園炎舞錄Highschool of the HEAT 下集 小說搬運

 以這個場合來說,所謂的準備是指戰鬥準備。克音應該不會只在這裏設置人形機動炮台,認為這樣就能輕鬆了事。

    倘若克圖格亞之前所說的不是憑空捏造,克音的實力將達到宇宙規模,即使八坂家三名食客外星人聯合起來也難有勝算。

    「和克音小姐交戰嗎?真是不利的賭注……」

    「不利的賭注我並不討厭!不討厭!我很喜歡!」

    奈亞拉托提普不知為何忽然亢奮起來,就這麼踹開校長室的門。明明以正常方式靜靜打開就好,為什麼要故意大肆張揚?

    鉸鏈被踹斷,門板直接往室內倒下,奈亞拉托提普毫不客氣地踩着門板進入,克圖格亞與哈斯塔接在後面,真尋也連忙跟着走進去。

    進入校長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象徵一校之長的豪華大型辦公桌,以及椅背很高的椅子。這張椅子背向這裏,不過看得出來有人坐在上面。

    這張椅子緩緩旋轉面向這裏。

    真尋感覺這一幕宛如慢動作畫面。

    坐在那裡的,究竟是……

    「……咦?」

    坐在椅子上的人物,確實擁有一頭紅色的頭髮,宛如燃燒的單一鮮紅色。實際上真的有火焰不斷搖曳,甚至給人一種頭髮着火的印象。

    然而,僅止於此。

    雖然眼前的人物確實擁有克圖格亞的特徵,卻不是克音。

    決定性的差異點,在於對方不是女性,是男性,擁有褐色的肌膚與結實的身材,雖然穿着正式西裝,卻可以輕易想像他擁有強健的體魄。不過很神奇地不會令人覺得是壯漢,反倒散發出一種俐落感。

    紅色的前發往後梳,戴着一副小型圓框深色眼鏡,修整過的眉毛也很精實,搭配細長的雙眼有種刀刃般的犀利感。

    光是坐在椅子上,就令看到他的人緊張起來,他就是這樣的男性。

    「……不是姊姊。」

    克圖格亞發出像是呻吟的細語聲。

    「真是的,把我的機勛炮台打光了,你們這些小妹妹真令我頭疼。」

    此時男性首度開口了,聲音和第一印象一樣悅耳。雖然舉止溫文儒雅,語氣也很客氣,卻隱約給人一種冷酷的印象。

    「這個帥哥是誰?誰啊這個帥哥?」

    「問我嗎?我是……」

    就在男性要回答的剎那。

    「廢話少說!總之先修理你一頓再慢慢聽你解釋!」

    明明是自己提問,奈亞拉托提普卻說出這種毫無溝通意願的話語,猛踩校長室地板往上跳,手上則是握着剛才那把莫名其妙的劍。

    奈亞拉托提普在空中裝填奈亞幣,以專用裝置讀取機能之後,這次真的以這把劍為武器,高舉在頭頂朝着那名男性揮下。

    「沒用的。」

    就在這時,發生了難以置信的事情。奈亞拉托提普揮出的這一劍,在男性的頭頂靜止了。與其說是靜止,比較像是被某種無形的東西擋住。

    奈亞拉托提普應該正使盡渾身力氣往下壓,然而即使如此,劍依然砍不下去,和主人的手臂一起停在空中微微顫抖。

    這段期間,男性別說是擺出防禦姿勢,甚至連動都沒動。推測得到的原因,就是他在身邊架設了某種護罩。然而奈亞拉托提普手中那把試做劍,在設定上足以斬斷空間,而他的護罩甚至足以防禦這種攻擊?

    雙方僵持到最後……

    啪嘰!

    「斷掉了~?」

    奈亞拉托提普感到愕然,握着剩下一半的試做劍不知所措。

    一道影子抓准這個空檔,從真尋身旁衝出去。

    「喝!」

    是哈斯塔。他照例往上跳,在空中使出迴旋踢製造真空波,而且不只如此,哈斯塔展現出無

    視於重力的動作,以另一隻腳製造第二個真空波,兩道真空之刃就這樣交叉強化之後向前飛去。

    「嗯……」

    但男性只是微微扶正眼鏡,沒有採取任何應變措施,而且就像是理應如此般,十字型的風刃沒能傷害男性,在他面前忽然消失了。

    「連我的Hastur Yellow arrnor over skill King Cross都……」

    雖然招式名稱聽起來很誇張,不過以場中氣氛理解得到,這是哈斯塔現階段的最強招式。招式名稱實在太長,大概會令字幕放不下而厭到困擾吧。

    被神秘的隱形之牆阻擋,奈亞拉托提普與哈斯塔向後飛退。

    『咪~!』

    擔起下一波攻勢的居然是夏塔小弟。珍禽異獸從待命的運動背包飛出來,落在校長室的氣派桌子上,與男性正面對峙。

    『咪~咪~咪~!』

    夏塔小弟朝着男性,以鳥腳施展必殺連環踢!

    咚咚咚。

    全被擋下了。

    接着,室內出現十幾秒的寂靜。

    夏塔小弟低下馬頭思索片刻之後,一個轉身面向這裏。

    『咪~咪咪咪~』

    「它說什麼?」

    「『只差臨門一腳了,之後交給你們解決』這樣。」

    「……唉,它已經很努力了,嗯。」

    夏塔小弟回來之後,真尋把它抱起來摸摸頭。

    「很遺憾,你們這是白費工夫。雖然我這麼做很任性,但我在周圍布下了非暴力空間,任何方式都無法對我加以危害。」

    男性從容不迫地說出這番話,優雅地讓雙腳換邊相疊。

    「你說……非暴力空間產生裝置……為什麼你會有那種東西?」

    「什麼是非暴力空間?像是甘地那樣?」

    「對該空間行使的所有暴力行動都會無效。」

    「正是如此。這個空間能讓行使暴力時的動作與意向回歸於零。站在這個空間前面的人,無論擁有任何能力,也絕對無法抵達真實。」

    雖然聽不太懂男性的說明,不過簡單來說,就是能讓攻擊無效的空間。既然他使用這種能力,即使想打倒也打不倒了。

    「怎、怎麼辦?這個人怎麼想都是敵人,但要怎麼解決?」

    「……行星保護機構的資料記載,非暴力空間產生裝置的強度,取決於使用者的精神力。」

    「什麼意思?」

    「……要是持有者擁有強韌的精神,就能發揮無限力量。所以要消除非暴力空間,不能從肉體層面,要從精神層面着手,換句話說,得讓持有者的精神受挫。」

    「可是,既然被這種空間保護,他就可以永遠保持強韌的精神吧?」

    「…………」

    「…………」

    「……少年,怎麼辦?要怎麼做才好?」

    「無計可施嗎!」

    橫衝直撞的戰法果然不管用。這群人缺乏優秀的參謀或軍師,以淺顯易懂的方式來說,就是「你家人人沒大腦」。

    「可惡!至今跑遍各個地方,都沒有碰過可以輕鬆解決的事件,不管到哪裡都一樣!」

    「每次都故意把事情搞複雜的你,沒資格這麼說!」

    「命運不肯放過真尋,結果只能繼續前進了。」

    「不要連你都搞笑啦!累死我了!」

    「真是的,這群人有夠吵的。」

    男性嘆了口氣,手肘靠在椅子扶手,把下巴放在相合的手背平靜說道。

    「……你是什麼人?看樣子似乎和我一樣是克圖格亞。」

    「問我嗎?我只是路過的活火焰。」

    「哪有你這種路過的傢伙!既然這樣就直接走掉啊!」

    「哈哈哈,這名少年的吐槽功力挺高明的。」

    男性露出甜美的笑容,這張笑容有着型男的清爽氣息,即使獨自與四人對峙,也展現出絕對優勢。

    「……那個,你是誰?」

    接着哈斯塔詢問相同的問題。明明剛才和奈亞拉托提普二話不說就先下手為強,這個腦袋裝旋風的傢伙已經忘了這件事嗎?

    「我的名字不值一提,因為我只是特工。真要說的話,我是克拉克·艾希頓·史密斯特工。

    可以簡稱為特工史密斯。」

    真尋知道這完全是假名。克拉克·艾希頓·史密斯真有其人,是出生於美國的詩人暨小說作家,與霍華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大師的交情很好,撰寫的短篇小說有好幾篇列為克蘇魯神話流傳至今。

    無論如何,男性在這時候首度表明自己的立場,同時也產生新的疑問。既然他自稱特工,就表示背後有委託人。

    那麼就真尋所知,符合委託人身分的人物只有一人。

    「你的老闆是誰?啊啊,不,更正,熱火姊……克音在哪裡?」

    奈亞拉托提普與真尋抱持着相同的疑問,並且開門見山直接詢問。

    「既然有所謂的保密義務,你覺得我會輕易說出委託人的身分嗎?」

    「喔,出現一個對話無法成立的獃子了!考試的時候用問題回答問題會抱鴨蛋,你知道嗎,蠢蛋?」

    然而面對奈亞拉托提普的詢問與挑釁,這名特工三書兩語巧妙帶過了。正如他剛才表明的身分,他的反應以特工來說是正確的。雖然他站在種族的立場,肯定非常討厭蠕動之混沌,不過看起來比一般的火焰邪神來得自製。

    要是平常,食客三人組會以武力逼他說出真相,不過這種做法在剛才就失敗了。非暴力空間真恐怖。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居然打倒我派出去巡邏的機動炮台,真令我頭疼。這樣下去的話,在這裏進行的實驗也會碰到問題了。」

    特工隨着嘆息說出的這番話,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名詞。

    「什麼……你說實驗……到底是什麼實驗吼啊:!」

    雖然不知道哪裡是引爆點,但奈亞拉托提普忽然發怒。這傢伙的沸點依然是浮動制,令人摸不着頭緒。

    「這個嘛……可以說是『查明進化過程的實驗』吧。」

    不肯說出委託人的身分,卻願意說明實驗的內容,這傢伙挺不錯的。

    「進化?大家變得那麼奇怪,也是因為這個實驗?」

    「正是如此。」

    進化。出現一個誇張的詞了。所以這間學校就是實驗地點?但真尋覺得大家就只是在玩遊戲而已。

    「……要查明什麼進化的過程?」

    聽到克圖格亞的詢問,特工輕輕哼笑,並且緩緩讓椅子旋轉過去。由於椅背很高,特工的身體有大部分被遮住了。

    「這個地球非常令人感興趣。因為精神構造和我們不同,這顆行星產生並發展出獨自的文化,即使在宇宙也稱得上是獨一無二,你們以地球地名發明的新詞說得很好,這就是所謂的加拉巴哥症候群。」

    「你的用法錯了。那是獨自發展的高度技術無法因應國際市場的需求,反而失去競爭力的意思。不過地球文化很受到你們的歡迎吧?」

    「………………」

    「………………」

    「原本想要透露一些實驗的內容,但我不說了。」

    「啊啊,對方難得自己講了這麼多,都是真尋的錯啦!」

    「怪我?」

    真尋痛恨着自己愛吐槽的習慣。

    「哈哈哈,總之說來話長。」

    「既然說來話長,就整理成三行吧。」

    「地球完成了獨特的進化。

    這裏的人們擁有特異的思考模式。

    這是我們進入更高階進化的必備要素。

    所以才在這間學校進行實驗。」

    「又是四行!你這個可燃物質在瞧不起我嗎?同樣的事情要講幾次才肯好好回答?混帳!都說整理成三行了,怎麼講出來的會比三行多?你這……腦袋裝滿固態燃料的傢伙!」

    「就、就算你說你講了好幾次,但我並沒有這種印象……」

    不妙,似乎激動起來了。真尋反覆進行深呼吸,好不容易讓腦袋降溫。

    對,冷靜下來吧。雖然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但自己太執着於三行了。無論是三行或四行應該都無妨,反正特工已經據實以告了。

    只不過,對方似乎巧妙避開問題的重點,光是這些情報,實在不足以推測真相。

    「那個,結果就是在利用學校的大家,進行進化的實驗嗎?」

    「……以他的說法就是如此,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進化。姊姊到底想做什麼……」

    克音。

    克圖格亞的堂姊,任職於行星保護機構。

    行星保護機構似乎沒有掌握她的動向,完全是她的獨斷行徑,這樣的她進行這種實驗,代表着什麼意義?

    真尋試着回想克音來訪之後的行動。以至今的事件進展來說,如果其中隱藏着伏筆,肯定就是她做出這種事情的理由。

    克音的行動。

    就只是對克圖格亞發情。

    「光是這樣什麼都搞不懂吧!」

    「地、地球的少年,你從剛才就怎麼了?年輕人易怒的現象,在宇宙和地球是共通的嗎?」

    「吵死了!」

    特工驚訝地把椅子轉過來,真尋則是齜牙咧嘴加以威嚇。

    「總之不提這個,事情就是這樣,所以請你們差不多該收手了。」

    「……這個辦不到。得從你口中問出姊姊的所在處。」

    「就算想要從我這裏打聽事情,你們也無計可施吧?你們完全無法傷我分毫,不是嗎?」

    非暴力空間產生裝置的強度,取決於持有者的精神力。只要當事人精神強韌,空間就會持續運作,只要空間持續運作,當事人就能保持強韌的精神。簡直是今後會發補丁修改的犯規性能。

    「那麼,你就繼續待在那裡吧,我們會不擇手段救走學校的所有人,即使你派出再多的機動炮台,我們也會一律殺無赦。」

    是的,即使無法打倒特工,也可以妨礙他的計劃,因為就算不知道實驗內容,眾人也已經知道實驗對象了。

    校內的人們似乎處於類似集體催眠的現象,不過行星機構應該有辦法處理,如果對方再度派出人形機動炮台,只要像剛才一樣根除就行,這應該是以現狀來說獨一無二的理想做法。

    奈亞拉托提普的這番宣言,終於使特工皺眉了。但他的表情完全沒有焦躁感,只像是聽到孩子做出令他頭疼的提議,有一種成年人的從容。看來這個作戰也沒有造成決定性的打擊。

    「真淘氣的一群人。唉,我一直默默坐在這裏也有點無聊,所以各位,要不要來場對決?」

    「對決?但你身邊有護罩,根本稱不上對決吧?」

    「請不要像這樣隨時想訴諸暴力解決問題,我說的是更為知性的對決。」

    特工將眼鏡扶正,拐彎抹角如此說著。

    「在這裏乖乖依照你提議的方式對決,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既然這樣,我們還不如現在就去讓大家恢復正常。」

    「如果以正規以外的方式強行解除催眠,你們沒想過可能會有后遺症嗎?」

    「……唔。」

    原本採取高壓態度的奈亞拉托提普,光是聽到特工的這番話就氣勢銳減。在克蘇魯神話里,過於多管閑事的探求者,總是會留下各種后遺症,應該說這是神話里的定例。無論特工這番話是否屬實,真尋等人也不能輕舉妄動。

    「這是聰明的判斷。」

    「如果我們贏了你說的對決,有什麼好處?」

    「我就釋放校內所有人吧。」

    「真、真的嗎?」

    「是的,而且我會說出所有你們想知道的事情。」

    真是優渥的條件。然而真尋不想像哈斯塔那樣打從心底開心起來,因為特工是基於無聊而要求對決,代表對決本身只是一種餘興。原本就擁有絕對優勢的特工,為了打發時間而主動提出這麼好的條件,應該是因為他有着絕對不會輸的自信。

    「……如果我們輸了呢?」

    「那就請你們也成為實驗對象。實驗樣本越多越好,而且你們是非常令我感興趣的案例。奈亞拉托提普、克圖格亞與哈斯塔,以及地球人。即使宇宙浩瀚無邊,我也從來沒看過你們這樣的組合。」

    果然是這麼回事。雖然實驗的全貌尚未揭曉,不過既然名為進化,應該是要讓某種事物進化。要是成為這種實驗的測試對象,先不提奈亞拉托提普他們,身為地球人的真尋,不知道會面臨何種下場。

    然而要是維持現狀的話,現在已經成為實驗對象的校內師生們,將會置身於危險之中,看來沒時間猶豫了。

    「……明白了。」

    「真尋,可以嗎?」

    「無可奈何吧?這樣下去我們一籌莫展,既然如此,即使勝算渺茫,我也要賭一把。」

    「……這樣的少年,我並不討厭。並不討厭。」

    真尋看向哈斯塔、看向克圖格亞,然後與奈亞拉托提普的眼神交會。奈亞拉托提普點了點頭,澄瑩的碧眼全力回應真尋所做的決定,眼神不可思議地給人一股安心感。

    「喔,可以嗎,地球人少年?我還以為你聽過條件之後會拒絕的說。」

    「如果可以這麼輕鬆逃避,我早就恢復平凡生活了,而且是從遇見奈亞子的那一晚就恢復。

    不過我至今還是沒能如願,所以我死心了。」

    「想逃離痛苦與悲傷,沉醉於甜美雞尾酒的夜晚並不需要的意思嗎!」

    「你給我閉嘴。而且,我相信着。」

    真尋阻止老想插嘴的奈亞拉托提普之後,朝着特工如此斷言。

    「相信?是指相信你身邊的同伴們嗎?」

    對於特工的這番話,真尋只有輕輕一笑不予回應。

    相信同伴。

    相信奈亞拉托提普、克圖格亞以及哈斯塔。

    確實如此。

    不過,真尋更加相信另一件事。

    而且這名特工,應該很快就會知曉了。

    「所以,要用什麼方式對決?你則才好像蛻過知性之類的……」

    「是的,不是暴力這種粗魯的作風,而是以高雅的知性來對決。」

    「所以是鬥智?」

    「沒錯,和現在成為實驗對象的他們一樣,我們以遊戲一決雌雄吧。」

    「大家正在玩的……桌上遊戲嗎?」

    「對於野蠻的你們來說,負擔太重了嗎?」

    「少羅唆。要比什麼遊戲?」

    「從地球文明誕生的紙牌遊戲,實在是了不起的發明。我們就以宇宙最為普遍的——大富豪分出勝負吧。」

    大富豪嗎?這樣的話,即使是沒有戰鬥能力的真尋也有勝算——

    ——大富豪?

    真尋的腦袋在此時全力運轉,撬開記憶之櫃,回憶至今發生過的事情。今天早上、昨天夜晚、昨天下午、昨天早上、前天夜晚、前天下午,再來是——

    前天早上。

    真尋猛然看向奈亞拉托提普。

    冷笑。

    她的表情混雜着邪惡、諷刺與嘲笑等複雜的情緒,很像是蠕動之混沌會有的笑容。這一瞬間,真尋領悟了一切。

    啊啊,原來如此。

    原來這次的接點在這裏。

    「好啦,那就開始吧。將彼此不能退讓的心意BET。」

    特工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一副牌,像是職業發牌員一樣華麗洗牌。

    「真尋。」

    「啊啊。」

    「打倒那個應該無妨吧?」

    「奈亞子。」

    「有。」

    「我准。儘管放手去做吧,你是N0.1。」

    「是,長官!」

    奈亞拉托提普敬禮之後,轉身與特工對峙。

    「哈哈哈,真是英勇的小妹妹。不過把話說在最前面,我非常強。」

    「是喔~這樣啊~」

    「在全宇宙大富豪大賽拿到三連霸的,至今只有我一個人。只不過我後來沒興趣了所以不再參加,不然記錄不知道會被更新到什麼程度。」

    「哇~好厲害喔~」

    「……哼。我要發牌了,規則按照宇宙大會的標準,准許切牌和逆轉,三戰兩勝。」

    大概是被奈亞拉托提普的態度惹惱,特工以有點粗魯的動作發牌。因為是一對一,所以各自拿到不少張牌。

    「誰當莊家?」

    「請從你出牌吧,奈亞拉托提普。」

    或許是出於王者風範吧,特工輕易讓出莊家權。不過話說回來,因為只有兩人,所以不是成為大富豪就是大貧民。

    總之,規則這種玩意只是瑣碎的小事。

    是的,只是瑣碎的小事。

    「那麼,4。」

    「7。」

    「A。」

    「一開始沖這麼快會後繼無力喔,不過我就配合一下吧。2。那麼下一個回合開始,就由我來好好教育你,讓你知道真正的大富豪鬥爭為何物——」

    「JOKER!」

    啪的一聲。奈亞拉托提普把鬼牌甩到桌面。

    ——絕望之宴就此開始。

    「……愚蠢。王牌應該要保留到最後才對。」

    「5!」

    「我就出9吧。」

    「JOKER!」

    「啥?你在想什麼,比賽的時候不可以放棄求勝啊!」

    「組合技來羅!黑桃10!黑桃J!黑桃Q!黑桃K!黑桃A!JOKER!」

    「什麼?等、等一下,奈亞拉托提普!」

    即使是特工,終究也臉色大變暫停這場遊戲。

    「怎麼了?有夠羅唆的。」

    「鬼、鬼牌!為什麼會有第三張鬼牌!」

    「呼……看來王牌總是會來到我手邊!」

    「你、你出老乾!鬼牌不可能有三張!」

    唉,他當然會這麼說,這是難免的。

    「咦~可是~就算你說我出老乾,但這副牌是你的,洗牌發牌的也是你耶:那我要怎麼出老乾呢?各位,對不對呀?」

    奈亞拉托提普以裝模作樣到令人火大的語氣,徵詢眾人的意見。

    「嗯,說得也是,奈亞子只有拿牌出牌而巳。」

    「……如果要講藉口,就要拿出剛才出老千的證明。」

    不愧是兒時玩伴,超有默契。

    「這……嗚……唔……那、那麼,那邊的地球人少年!由你來發牌!不過你想搞什麼鬼都沒用!我絕對不會看漏任何暗招!」

    「唉,好吧。」

    既然被點名就沒辦法了,真尋將桌上的牌集中起來,然後隨意洗牌。在這段時間,特工一直投以宛如能以目光殺人的視線,不過真尋並沒有做牌的本領。

    何況,即使要什麼伎倆,也不會改變結果。

    「好了,這樣就行了吧?滿意了嗎?」

    看到真尋發的牌,特工恢復為原本冷靜的表情,看來牌組不錯。真是現實的火焰邪神。

    「好吧,這樣就可以來場正當的對決了。」

    「JOKER!」

    「我不是要你等一下嗎!」

    「羅哩羅唆的吵死了。」

    「為什麼是鬼牌?明明兩張都在我手上啊?」

    「來,JOKER革命!JOKER反革命!JOKER!JOKER!JOOOKEEEER!好,偶爾來張2。」

    奈亞拉托提普每次抽出手中的牌甩到桌面,牌上的小丑就蹂躪着牌局。以鬼牌做結似乎是犯規,所以最後一張是普通牌,不過即使如此,桌面堆積的牌山也滿滿都是鬼牌。

    特工從剛才就連一張都打不出去,已經被奈亞拉托提普的鬼牌摧毀了,他根本無從抵抗。

    極限的王牌——Joker Extreme。

    「啊……啊……不、不算!我沒辦法承認這種比賽!」

    特工用力把桌上的牌掃到地上,並且憤慨大喊。

    「真是的,明明依照你說的項目和方法比賽,自己要輸的時候卻是這種反應?簡直像是過年回家團圓的小朋友。」

    「給我住嘴!這種狀況明顯有問題吧!可惡,禁止用大富豪對決!應該說有用到鬼牌的遊戲都不準!」

    「呼,腦袋裝滿固態燃料的傢伙就是這麼麻煩……唉,好吧,你喜歡什麼遊戲我都奉陪,儘管說吧。」

    「唔唔唔……那就麻將!」

    特工打響手指之後,校長室的地板忽然下沉吞沒辦公桌,取而代之出現的是麻將桌。話說回來,真尋希望他不要擅自改造學校。何況校長室正下方應該也有房間才對,那張辦公桌跑去哪裡了?。

    「嗯,全自動麻將桌嗎?這樣就不能故意堆牌了。」

    「一點都沒錯,咯咯,所以沒有你出老千的餘地。」

    看來特工似乎不相信奈亞拉托提普。道也是當然的,如某真尋站在相同的立場,也不想相信這個傢伙。

    就這樣,兩人這次以麻將對決。

    然而……

    「自摸,紅牌十四張,累計役滿。」

    「啊啊啊?為什麼每張牌都是紅牌?」

    明明只有五萬、五筒和五索是紅牌,但奈亞拉托提普的牌無視於数字都是紅牌,這種牌第一次見到。甚至還有紅色白板這種離譜的牌。

    沒想到真尋前天隨便想到的事情,居然會直接成真。

    「就說了,這是你準備的牌桌,而且是全自動麻將桌,不可能搞鬼的。」

    「實際上就是出了問題啊!可惡,這次算流局!」

    「這樣也叫做知性?你露出本性羅。」

    「我要你住嘴!下次再出現這種奇怪的紅牌,我就要當場中止對決!」

    全自動麻將桌啟動,把牌發給兩人。

    奈亞拉托提普這次看起來沒有可疑的舉動。

    —只是看起來而已。

    「雙立直。」

    「唔……好吧,火焰邪神最重要的就是冷靜,這次就認分迴避吧。」

    「杠、杠、杠,自摸。雙立直嶺上開花自摸小三元混一色混老頭對對和三暗刻三杠子南,加上里懸賞總共三十二,我算算,合計五十二翻,所以是四倍累計役滿。來,支付點棒吧,十二萬八千點。」

    「開什麼玩笑!」

    特工使勁以雙手打向牌桌大喊。奈亞拉托提普沒有做出看似犯規的行徑,以胡牌牌型來說,理論上也是可以實現的,不過這也太扯了。真尋也是第一次看到兩位數的懸賞牌。

    「這是怎樣啦,真是的真是的,這次胡牌並不是什麼奇怪的牌型吧?」

    「可、可是!」

    「規則就是規則。」

    「唔咕……咕咕咕……我還是不能承認!以數學來說不可能!」

    真尋也如此認為。

    「又翻桌?唉……做不好情緒管理的邪神是垃圾,要教導你這個道理嗎?克圖格亞這玩意真是難以駕馭。」

    「給我留點口德!可惡,麻將也禁止!不確定要素太多了!要一決雌雄,果然應該純粹較量彼此的技術!」

    特工拍響雙手之後,地板再度左右分開,麻將桌也沉到底下,不過這次沒有其他東西出現,地板直接緊閉起來。

    取而代之的是,牆邊的天花板有某種東西降下了。

    是一個直徑約四十公分的圃板,表面黑白相間,圜的外圃印着敷字,真辱也看過褸個柬西,飛鏢的鏢靶。

    原來如此,這次輪到真尋了。

    「就用這個分出勝負吧!呼哈哈,我在全宇宙飛鏢選拔大賽也位居頂點……」

    「真尋,請。」

    「嗯。」

    咻!

    咚咚咚!

    真尋同時投擲出去的三把叉子角度略有不同,但尖端全部命中靶上的同一點。不是紅心,是紅心上方十幾公分處,分數二十分的三倍區。那裡是鏢靶分數最高的區域。

    余市健彥曾經帶過飛鏢的專業雜誌,真尋在當時得知紅心並不是分數最高的區域,就這麼記住直到現在。

    再來只要命中那裡就行了。

    使用藉由邪神們培養至今的叉子神功。

    「啊……啊……」

    特工交互看着鏢靶與真尋,一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樣子。即使曾經在全宇宙飛鏢選拔大賽叱吒風雲,如今他還是茫然失去自我,手上看似高價的飛鏢也掉在地上。

    迷失自我。

    換句話說就是——精神受挫。

    「有破綻~~~」

    奈亞拉托提普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她眨眼之間跑向特工舉起右腳,故意以真尋看得到裙底風光的角度施展上段踢,毫釐不差命中特工的太陽穴。順帶一提,她今天穿的是黑色蕾絲滾邊,不知為何,只有熱情之紅與魅力之黑兩種選擇。

    「犀猩象!」

    特工發出奇怪的聲音往後飛,背部狠狠撞上校長室的牆壁。非暴力空間果然沒有生效,剛才大富豪、麻雀加飛鏢的打擊,似乎足以讓特工的精神屈服。

    「你算是表現得挺不錯了,大約六十五分吧。」

    就像是當成勝利者的特權,奈亞拉托提普高姿態地俯視着特工。如果有人能讓她打一百分,真尋遺真想見識看看。

    「唔……啊!眼鏡眼鏡!」

    特工在抬頭看奈亞拉托提普之前,先伸手摸了自己的臉,然後慌張地以雙手撐住地面仔細檢查四周,看來剛才那一撞,使得特工的圓框眼鏡掉了。

    哈斯塔搶先特工一步,撿起地上的深色眼鏡。

    「嘿嘿,拿到了!」

    「什麼……把那副眼鏡還給我!」

    「這就是非暴力空間產生裝置吧?」

    「你、你怎麼會知道!」

    雖然哈斯塔忽然說出這種天大的事情,不過看特工明顯露出狼狽的神情,看來似乎說中了。

    「哈斯太,你早就知道了?」

    「並沒有早就知道,不過這個人在承受我們的攻擊時,好像只有在意這副眼鏡。而且這副眼鏡跟那個人的臉型不合,我覺得要當成時尚飾品也有點奇怪。」

    聽他這麼說,確實如此。特工頻頻把這副眼鏡扶正,如果是因為視力不好還情有可原,但這副眼鏡怎麼看都不像是矯正視力用的。不只是和特工的臉比起來小得多,與其說他是戴着眼鏡,不如說只把眼鏡掛在鼻樑上,假設只是裝飾品,也沒必要在失去的時候如此狼狽。

    「沒想到你這麼觀察入微。」

    「啊……嘿嘿。」

    真尋撫摸他那頭亮麗的金髮,隨即哈斯塔羞紅臉頰舒服得眯細眼睛,不只如此,還把整個身體貼了過來,不過因為他立了大功,所以真尋不予計較。

    「看吧,特工,所以我比賽之前不就說了嗎?我相信着。」

    「……咦?相、相信什麼?」

    「——相信伏筆會適時回收。」

    這正是真尋處於任何困境都能堅信勝利的最大要因。

    「好啦,這樣你就沒有擋箭牌了。而且如你所說,我們在知性與技術的較量遊戲也獲勝了,所以給我全部招出來吧!」

    是的,這是特工在遊戲開始之前主動提出的條件。

    要是真尋等人輸了,就要成為實驗對象。

    如果贏了,特工得一五一十供出眾人想知道的所有事情。

    「唔,唔唔……明、明白了,其實我只是想要玩遊戲,在進行武者修行之旅的過程中,恰巧路過地球的……」

    「夏塔小弟~」

    『咪~』

    聽到奈亞拉托提普的呼喚,夏塔小弟咚咚走過去,像是爬牆般攀登特工的身體。

    舔。

    珍禽異獸朝着滿臉冷汗的特工舔了一口,然後回到主人身邊。

    『咪~咪咪咪~』

    「它說『這個味道是說謊的味道』。特工?」

    夏塔小弟又發揮一項神秘的特技了。

    看到奈亞拉托提普這種不說真話就要動殺手的視線,特工似乎終於認命,宛如世界末日來臨般的垂頭喪氣。

    「……明白了,我全部說出來吧。」

    即使特工能夠操縱再多的人形機動炮台,至今也悉數被真尋等人解決,面對這群對手,沒有非暴力空間的他不可能加以抗衡。如果是以特工的身分還很難說,但站在一個生命體的角度,從實招來的做法是正確的。

    終於得以詢問真相,因此真尋輕推克圖格亞向前,這個傢伙肯定最有權利詢問一切。

    克圖格亞朝真尋點頭示意,然後站到特工面前。

    「……姊姊在哪裡?姊姊正在這裏做什麼實驗?」

    「那個……雖然難以殷齒,不過我也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

    「你所說的姊姊,到底是哪位?」

    「……咦?」

    「沒有啦,我從剛才就一直在意這件事,你說的這位姊姊,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咦?」

    克圖格亞啞口無言。

    「等一下。克圖格亞的克音小姐,不就是你的委託人嗎?」

    「所以我想問,這個說法從何而來?你們所說的克音小姐,就是那位事迹曾經改編成電影的人吧?我也有在電影快下檔的時候去看過,並不好看就是了。」

    看來克圖格亞在八坂家廚房提到的那段事迹是真的。

    不,問題不在這裏。

    「咦?那你為什麼從剛才就表現得好像有關係的樣子?還說什麼有保密義務不能泄漏……」

    「我也一直覺得怎麼牛頭不對馬嘴……」

    「那你應該當場提問吧!我們剛才一直叫『克音小姐』或是『熱火姊』或是『姊姊』,你為什麼裝作沒聽到?搞什麼神秘啊!」

    「沒有啦,只是覺得故弄玄虛的話,可以讓對手感覺到深不可測的魄力和詭異的氣息,畢竟以這種狀況,要是被瞧不起就沒戲唱了。」

    「啊啊啊,我好想把這個傢伙關進冷凍庫!」

    賣關子賣到這種程度,結果這件事與克音完全無關。

    可以容許這種結果嗎?

    「咦?那你的幕後老闆到底是誰?把整間學校里的地球人催眠,是要進行什麼實驗?」

    「啊,嗯,我的委託人叫做克圖良木。」

    明明有保密義務,他卻毫不保留的講出來了,但是真尋沒聽過這個名字。即使搜尋記憶,至今應該也沒有埋過這個伏筆。

    「克圖良木?我好像有聽過……」

    哈斯塔皺眉以食指抵着嘴角,並且歪過腦袋。

    「那麼,所謂的實驗是什麼?你剛才說是用來查明進化過程的實驗?」

    「這件事是這樣的。我們要藉由地球的原住民,依序體驗地球發明的紙牌、棋類、麻將等桌上遊戲的進化過程,汲取訣竅和經驗,期許我們也能在宇宙發明類似的商品獲利。」

    「……啊?」

    「將來的最終目的,是創造出在地球也很受歡迎的集換式卡片對戰遊戲。」

    「……啊啊?」

    「坦白說,就是我們也想喊出『就像是印鈔票一樣!』這種話,並且大發利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麼……是這樣?是、是這樣?只因為這種事。就進行這樣的實驗?」

    「是的!進入更高階的進化?地球人的思考模式?這都是表面上的藉口!我的委託人衷心想要實現的願望只有一個——」

    特工站起來誇張地展開雙手,得意洋洋地宣布:

    「——那就是能夠賺取億萬財富的企業本身!」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接下來由真尋告知本次的重點。

    對方為了賺錢,企圖利用地球人開發集換式卡片遊戲。

    只是如此而已。

    「克子。」

    「……嗯。」

    「可以燒掉了。」

    「……謝謝少年。」

    接下來告訴大家一個消息,特工的人生到此為止了。

    「咦?住手住手住手——唔、咕呸呸呸呸~」

    身為火焰邪神的特工,陷入遠超過己身容許範圍的火焰怒濤之中,發出丟臉的慘叫聲。拖了這麼久卻得知這個事件與堂姊毫無關係,似乎令克圖格亞憤怒不已。

    真尋把這幅光景當成文化祭最後的營火,滿懷感慨地眺望着。

    「真尋,我想起來了。」

    「嗯?什麼事?」

    「爸爸的公司,有個人因為不斷燒錢開發次世代機種所以被開除,我之前說過這件事吧?」

    「嗯,我前天有聽過。」

    「那個人是克圖格亞人,後來他回到北落師門,成為一家鄉下花札公司的獨立董監事。」

    「鄉下花札公司的獨立董監事?」

    「那個人的名字——記得就叫做克圖良木。」

    「嗯,可以不用勉強回收伏筆沒關係的。」

    在這個世界上,無人能夠預知哪些事情會在哪裡有所串連。這次事件里最令人同情的,就是被那個克圖良木唆使的鄉下花札公司。從這名特工查出事由之後,那間公司將會和克圖良木一起被扭送法辦,想到這裏就令人過意不去。

    「……少年,結束了。」

    「嗯,辛苦了。」

    克圖格亞完成任務之後,真尋撫摸她的頭予以慰勞。

    特工被燒得慘不忍睹幾近炭化。真尋看了這樣的他一眼,體驗着一股難以名狀的徒勞感。

    ***

    校舍樓頂出現一道直指天際的光柱。這道光柱穿越雲層,而且會突破大氣層前往宇宙空間。

    這是把封印特工的行動式宇宙監獄.傳送到行星保護機構的儀式。送走奈亞拉托提普的哥哥奈亞夫的時候,也是使用相同的技術,原本似乎叫做宇宙快遞服務,但最近更名成為宇宙便利箱了。

    「真是的,既然校內的大家也恢復正常,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奈亞拉托提普輕拍衣服。

    「……可是,姊姊還……」

    是的,事情還沒結束。剛才解決的,只是特工以學校為舞台所進行的計劃,但克音的事情還在進行中。

    瞞着行星保護機構擅自來到地球,如今銷聲匿跡前往某處。克音到底有什麼想法和企圖?

    此時,真尋不經意隔着樓頂圍欄看向遠方天空。

    藍天有一條線持續延伸,原本以為是飛機雲,不過這條線看起來像是從上方降落,而且顏色不是白色,真要說的話接近紼紅色,現在明明還不到中午的說。

    在真尋訝異地眯細眼睛的瞬間。

    這道在天空延伸的線,忽然切換角度。

    轉向這裏。

    「咦?」

    在真尋輕呼的這段期間,那個物體也正逐漸逼近。此時真尋明白了,逐漸變大的那個物體不是飛機雲,是火焰。

    熊熊燃燒的火焰,朝着真尋等人所在的樓頂高速飛來。

    並且在轉眼之間降落。

    「原來在這裏。也對,這裡是學校。」

    宛如撕裂火焰般現身的不是別人,正是克音。

    「……姊姊?你至今為止是跑到哪裡去了?」

    「咦?我有留字條說我有事外出吧?」

    這個答案巧妙迴避了克圖格亞的問題。

    在克圖格亞想要繼續追問的時候,奈亞拉托提普像是要打斷她的話語般向前一步,成為與克音正面對峙的狀況,而且她的手上握着難以名狀之棒狀物體。

    「熱火姊,你來地球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就是視察克子的工作表現……」

    「我們已經知道這是謊言了。」

    「……是嗎,原來你們調查過了。」

    此時克音的聲音變了。不是直到剛才宛如開朗女大學生的語氣,而是令人抱持着深邃不安的平淡語氣。此外表情也不再玩世不恭,紅色的雙眼釋放出與顏色相反的冰冷氣息。

    宛如漠不關心,看着冰冷物體的視線。

    要從眼神解讀情報絕無可能。

    克音這樣的態度,使得克圖格亞與哈斯塔擺出架式。繼奈亞拉托提普之後,兩人也察覺到樓頂逐漸充滿非比尋常的氣氛。

    面前的這名活火焰,是敵人。

    「你來見克子的事情應該是真的。然而,肯定不只是如此而已。」

    「………………」

    「你曾經說過吧?說你在地球有其他的事情要忙。」

    「………………」

    「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你有什麼企圖?」

    「……呵呵,已經瞞不住了嗎?」

    克音露出無奈的笑容,緩緩向前踏出一步。奈亞拉托提普猛然舉起難以名狀之棒狀物體備戰,克圖格亞與哈斯塔走到真尋前面做保護狀。

    克音無視於眾人這樣的舉動,讓右手緩慢伸進牛仔褲口袋。

    她要拿出什麼東西?

    眾人全神貫注,觀察克音的一舉一動。

    接着,克音以遠超過剛才行動的速度,迅速從口袋抽出右手。

    她朝着採取防禦態勢的眾人遞出的東西是——

    「……啊?那是什麼?」

    位於克音手心上的,是白色長方形的物體。

    而且,似曾相識。

    克音將手上的物體打開。看到這個動作,真尋察覺了。難怪他似曾相識,因為真尋也有相同的東西。

    「掌上型遊樂器?」

    是的,這無疑是這個世界最普及的掌上型遊樂器,有着摺疊式的構造,上下各有一個螢幕,其中一個螢幕可以用感壓式觸控筆進行各種操作。

    聽到真尋的細語聲,克音滿面笑容地打開電源,讓眾人觀看畫面。

    真尋試着念出螢幕显示的遊戲名稱。

    達。

    貢。

    寶。

    貝。

    達貢寶貝。

    「怎麼樣!這個很棒吧!是『泰克莉』喔!是在地球的日本,而且只限於蜷川區才能得到的傳說怪物!」

    「…………………………咦?」

    「只有今天這一天發送,而且數量有限發完為止,所以非得要一大早去排隊才拿得到!不過還是大排長龍,害我看到的時候嚇出一身冷汗!」

    「…………………………什麼?」

    「我自從看到限量發送的新聞就一直在準備,唉呀~幸好順利到手了!這樣我的對戰人生也更加充實了!」

    克音手舞足蹈,像是開心得無以復加。

    奈亞拉托提普昨天的那段話,在真尋的腦中再度響起。

    —那個熱火姊正在哭着和哈斯塔連線玩新一代的達貢寶貝!

    「伏筆埋在這種地方誰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尋放聲吶喊。

    雖然每次都大呼無聊無聊,但這次的真相也無聊得令人眼前一黑。

    此時,克圖格亞緩緩向前。

    「……那麼,姊姊你……」

    「嗯?克子,怎麼了?」

    「……瞞着行星保護機構來到地球……」

    「克、克子,為什麼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

    「……斷絕連絡隱瞞行蹤……」

    「咦?慢着,為什麼變成全力模式了?對誰用的?對什麼事情用的?」

    「不惜這麼做的目的……」

    「等、等一下!克子,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你冷靜一下,好嗎?」

    「……只是為了拿到達貢寶貝的限定怪物?」

    「因、因為你看,是泰克莉耶?這種可愛的綠色造型!還、還有這個!這是事前完全沒有發布消息的驚喜禮物,阿特拉克·納克亞的『白銀』!雖然對雷屬性的招式抗性很弱,不過除此之外的攻擊完全無效!超棒的——」

    「……交叉熾焰機制——發動。」

    克圖格亞細語的瞬間。

    世界被紅蓮之火所籠罩。

    交叉熾焰機制將周圍的空間置換成灼熱恆星北落師門,讓「克圖格亞為了克圖格亞而創造,只屬於克圖格亞的世界」在此顯現的強橫絕招。

    順帶一提,反應靈敏的哈斯塔已經預先創造空氣斷層阻絕熱量了,所以事先躲在後面的真尋毫髮無傷。

    「克、克子,為什麼?姊姊做錯什麼事情嗎?」

    「……爺爺曾經說過。『汝,有罪(YE GUILTY)』。」

    「我、我沒聽說啊!」

    「……廢話少說!」

    地上出現了太陽。

    真尋緩緩閉上雙眼,在額頭與胸前畫著十字。

    就這樣,本次的事件隨着克音了亮的慘叫聲落幕。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