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小故事(同人)

吃喝玩樂—合宿

       “吃得好飽啊,真的太好吃了。”躺在寬鬆柔軟大床上的戶田純摸着隆起的肚子臉帶幸福的笑容道。

       “確實很不錯,但為什麼大家都要呆在我的房間里呢?”站在自己房間門口的佐藤麗華很無語的看着躺在她床上七橫八扭的幾個人;特別是裏面居然還有一直很正經的丸山茜,這是佐藤麗華無論如何都沒想到的。

       齋藤妮可露和河野都還算比較克制,各自選了一張單人沙发上一個在品喝着一杯由女僕送過來的奶昔,另一位則是觀看女僕送過來的食材清單,河野都可是欠着齋藤妮可露一頓道歉飯的。

       在佐藤麗華房間吵鬧作為飯後嬉戲的幾位也算是消了一點食,準備從佐藤麗華的房間先回到自己房間去了,一臉潮紅扇動自己衣服透氣的佐藤麗華總算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面對幾個人的進攻她是有點招架不住的,還好藤間櫻和瀧川美羽沒有太大的進攻性,但丸山茜的不一樣表現又打破了佐藤麗華的原有認知,佐藤麗華現在這副樣子有一大半的功勞都是丸山茜造成的。

       “對了,你們看到絢香了嗎?好像剛剛開始就不在了。”佐藤麗華忽然問道。至於為什麼這麼問,是因為立川絢香沒有參与到騷擾佐藤麗華的行動中去。

       跟奶昔做着最後鬥爭的齋藤妮可露指了指門外說:“在你們打鬧的時候她就出去了,但不知道做什麼去了。”

       “好了,鬧夠了的就回自己房間去吧,今天下午沒有群體活動。當然你們自己願意出去的也可以自己出去玩,不限制個人行動,但需要在我這裏或者女僕長那裡報備。”

       “明白了。”

       “關於公館的地圖,晚些時候我會畫給你們的。”

       “誒。”戶田純發出了一聲不可思議的感嘆。

       但沒有說出什麼就被藤間櫻給拉出了房間。

       …………

       “吸…呼…。”褪去外套僅剩件長袖的立川絢香感覺到了几絲涼氣,不得不說山腳下的氣溫比城市裡的要低不少。

       但除去溫度來說,其餘的都比在市內要好上許多,微涼的空氣雜糅着草木的清香,伴上兀公館自己栽培的不知名花卉散發而出的柔香,混合沁入鼻腔又是另一種風味,即便是高品質的香水也比擬不過此時它們的香氣。

       享受着混香的立川絢香不由得插手向上挺腰把聚集到身上的懶散之氣撐散開來。本來有點飯後午覺意思的立川絢香,腦袋瞬間清明了不少,一開始有些忽略的身後腳步聲也聽清楚了。

       “怎麼不回房間休息一會呢?絢香。”握住一層走廊護欄的佐藤麗華詢問道。

       “吃得有點多,想走一走罷了,不然呆在房間里可能會被騷擾。”立川絢香瞄了一眼佐藤麗華整理過但還是有些雜亂的地方,意有所指道。

       “隊長,不陪我走一走嗎?”立川絢香鬆開搭在護欄上的手,一隻背到身後,一隻貼在平滑的護欄上手指輕輕點觸着,一步一定以平緩的速度行走邀請道。

       “好。”還在組織語言回復上一句話的佐藤麗華搖了搖頭將不需要的詞話甩到腦後,快步來到立川絢香的身旁回答道。

       細風卷席着山上的空氣一路而下,越過層層的密林,吹過高低不一的灌木,打在抓按在欄杆邊上張開翅膀用鳥喙梳理分叉羽毛的小鳥身上,惹得其按下翅膀左右張望了幾下就振翅飛走了,幾隻樹丫上的鳥兒也不見了蹤跡。

       在走廊上沉默行走的兩個人都沒有開頭打破這樣的靜謐,因為在她們的以往的人生中這樣的生活行為方式幾乎是不存在的。

       兩個無拘無束漫步在木製雕梁長廊中,隨意抬首觀望着建築牆壁上的細膩木紋和時間留在其上的狀態,無意感受着彼此細柔綿長的呼吸和步履輕緩的腳步聲。,

       然而再悠長的走廊也有走完的那一刻,再靜謐的空間也有生聲的那一時。

       “隊長,你為什麼會想成為偶像呢?偶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美好,那樣閃閃發光呢。”立川絢香依舊在目視前方,似乎只是提出了一個與其無關的日常問題。

       “我…,我好像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在我回過神來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站在舞台上成為了22/7中的一員。”佐藤麗華的步伐放緩了一點,鬆緩的眉頭小蹙了會將敞亮的眼眸遮住了些許光彩,用不清楚的話語遞交了自己的回答。

       “真的嗎?”走在前面的立川絢香的頭隨着身子擺動,語氣聽不出是真的的詢問“真的嗎”,還是普通的回問一句不強求答案。

       “不清楚。”說完,跟上立川絢香步伐的佐藤麗華突然笑了起來,這個回答貌似不是很好啊。

       “那絢香你呢?按你說的來看,偶像沒有我們看上去的那麼美好,那為什麼你會到那個動物園去,最終留下來成為22/7中的一員呢?而且你還要兼顧漫畫家的事務,比起我們來說,偶像在你身上會比我們感覺到更累才對。”佐藤麗華調整着自己的步伐,保持住和立川絢香一樣的頻率反問道。

       “我?”

       “我只是覺得他們看人的眼光不錯,所以就過來看看。如果沒能進入的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當是出來散散步、旅旅遊,權當放空腦子休息休息。”立川絢香用懶懶洋洋的語氣回答道。

       “真的嗎?”

       “真的。”

       布上包漿、不少地方有着人行走痕迹充滿年代感卻一塵不染的木質地板上倒映着左右兩個少女的背影;原先飛走去別處覓食的小鳥們落在地板上歪頭歪腦的看了幾眼前面的人類,嘰嘰喳喳了幾句便再次消失在這邊的公館里。

       “那現在你的看法呢?”兩個人不辨方向的行走在公館里,最後不約而同地都停在了一座小亭子里。

       這裏大概是這座公館主人為了觀看半山美景特意修建用來喝下午茶的吧。

       立川絢香隨意清理了一下身邊的木椅思考着來自佐藤麗華的詢問,而問出問題的佐藤麗華挑了個正對半山的位置等候立川絢香的回答。

       “不清楚,但我應該不會像以前那樣隨意看輕了,與其說是不想放棄偶像的身份更多的是在於和你們一起當偶像。這並不是我想用來煽情的話語,它本就在我的內心。”立川絢香目視前方微頷了點下顎,雙手交叉拱放在身前的木桌上,語氣很平常的回答道,然後歪頭看了眼佐藤麗華。

       佐藤麗華看向看着自己的立川絢香用很認真的口吻回答道:“我現在是隊長。”

       一尾游魚從池心躍起拍打了一下空氣和水面就又投向水底濺起一片水花,驟起的漣漪一圈一圈擴散至岸邊最後彌散在池面上,將漂浮的樹恭弘=叶 恭弘揮之池角

       “噗呲。”坐在佐藤麗華身邊的立川絢香突然笑得花枝亂顫起來,似乎還有晶瑩的淚珠從眼角分泌出來,“沒想到身為風紀委員的你還會說出這樣的話為我們着想呢,風紀委員一般不都是打點小九九給學生會的嗎。哈哈哈哈哈。”

       “這有什麼好笑的,不都是你先提問的嗎?”佐藤麗華運轉自己身為優等生的腦袋算是分析出了一路以來問話都只是用來釣魚的釣餌,至於那隻魚就不用多說了。

       “誒!我可沒說一定要回答的,是你自己回答我的。”立川絢香一邊抹眼淚一邊擺手說。

       “你!”

       “哈哈哈哈。”

       正當佐藤麗華想要以暴制暴時,眼角餘光里忽然冒出了一個人影,讓佐藤麗華不得不熄滅自己的想法,而立川絢香則一直在笑從未停下來過,看得佐藤麗華眼睛直冒火花。

(未完待續)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