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伯賢】欺騙多了便習慣了。《一夜情》(66)

上一P:【橙光同名作品:一夜情】


“我說了你不許跑。”

 

“什麼時候發現的。”皮鞋聲一步步的接近我,可我卻像是失了魂,

 

“先回去,你還在發燒。”手腕被邊伯賢輕輕拉起來,顫抖着,連同我們之間的一切都在踏向懸崖邊緣,

 

“我真的應該恨你,邊伯賢……”滿眼絕望得看着邊伯賢,

 

     他擔心極了,可我卻像是失去了一切,

 

“他跟你說了什麼。”

 

“邊伯賢,你是沒看見我留的信嗎?”

 

“看見了…….”

 

“我不是說了我會回來,之後——我任憑你囚禁。”

 

“阿晚,為什麼不拿那份最重要的文件…….?”

 

“閉嘴。”

 

“阿晚……”

 

“邊伯賢,我們之間隔着什麼,你清楚嗎?”

 

“………”冗長的呼吸聲,他遲遲沒有開口,

 

推了推邊伯賢的肩膀,指着剛剛金泰亨離開的門,

 

“他從那走了,去追吧,邊伯賢……”

 

“阿晚,你不用……”

 

“閉嘴,我讓你閉嘴!”

 

蹲在落地窗前,火光照耀着我的全身,冰冷至極,

 

“邊總,吳世勛來了。”

 

都暻秀走向邊伯賢的身邊報告了一句,

 

“去後山的路上攔住金泰亨,留活口。”

 

冷笑了一聲,看着邊伯賢向都暻秀交代着金泰亨離開的路線,他邊伯賢果然是為了和金家抗衡,

 

這一場交易他從一開始就猜到了,毫無顧忌得帶着我去書房,跟我說他在整理股權產業,

 

我不該低估他的疑心,更不該心切為了證據,忽略了這一次次的巧合,

 

書房,電腦屏幕上的股份調查文件,桌面隨意鋪滿的重要文件都是他故意留給我的,他什麼都知道,

 

我不過是一個笑話,是他們權利爭鬥之中的棋子。

 

而吳世勛趕來是因為知道了?從誰那裡知道的,我該如何救出華莎,還剩下不到一天的時間,

 

我該怎麼辦,金泰亨的意思想必是要置華莎於死地了。

 

面前的落地窗一把被人從外面打開,冷冽的寒風忽得刮進來,我看見吳世勛站在我的面前,

 

“帶我去警察局好不好?”

 

吳世勛原本皺着眉頭低頭看着我,聽見我的聲音一下子拉起我,

 

“放開她。”

 

兩個人都拉起我的手腕,像是要爭執了起來,

 

“吳世勛,帶我去警察局。”

 

“阿晚,你能不能……”

 

“要不我今晚死在這,要不你就讓吳世勛帶走我,你覺得哪個比較滿意?邊……議員?”

 

邊伯賢忽得鬆開了我的手腕,沒作任何其他的動作,我們像是終於明白了我們之間到底相隔着什麼,

 

不是永無止境的糾纏,不是纏綿悱惻的深情,而是沉重的人命。

 

毫無生氣的靠在吳世勛的肩膀上,聽着他吩咐醫生去吳宅等他,微微回握住吳世勛的手,

 

“怎麼了,晚晚。”

 

“金泰亨是金家的人對不對,而你和金家又有什麼關係?”

 

“合作關係,你還在發燒等等再問我。”

 

“你會帶我去警察局的對不對?”

 

“不會,你不會想讓華莎知道你現在憔悴的樣子。”

 

嘆笑一聲,我不知道吳世勛如何找到我的,宋雨琦和金泰亨之間有什麼交易,金家和吳氏集團又有什麼合作關係,

 

“所以你知不知道金泰亨手上的證據?”

 

“不知道,否則……”

 

“否則你就不會拿那個視頻來威脅我了。”

 

寂靜得可怕,我不知道怎麼睡着的,只是能感覺身體很難受,像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模糊得能看見醫生和吳世勛站在床前,像是在說我的情況,輕微的爭吵聲,可我只想去看看身在警察局的華莎,

 

用盡我瀕臨死亡的軀殼,去看看那個滿是孤獨的兒時歲月里給了我唯一關愛的人,

 

“誒,聽說你是孤兒?”

 

我怔了怔尷尬的任憑華莎摟住我的肩膀,微微低下腦袋等待着熟悉的嘲笑,

 

“好羡慕你,以後我們一起回家吧?”

 

“羡慕?回家?”

 

“是啊,我啊…被他們送來留學,無論我怎麼求他們,我還是被送了過來。”

 

我看着與我差不多年齡的華莎,她笑得很開心,就像是學校放學鈴聲下的晚霞,

 

“我想像你一樣,沒有那麼可笑的父母。”

 

“可是那會被很多人嘲笑呢……”

 

“可我卻羡慕你。”

 

像是酣暢淋漓的追逐在夕陽下的學生,我被她的話深深得溫暖了起來,擁有這世上獨一份的只屬於我的羡慕。

 

“看,你笑起來多好看。”她摟緊我的肩膀,一手背着書包帶着我走出校園,

 

“以後跟我一起回家吧?只有我一個人住那可太難受了。”

 

我想她是那群孩子里最聰明的,也是最善良的。

 

她複雜的家族,艮長的仇怨,都沒有磨滅她骨子里的善良,她從未告訴我她是美國商業大鱷的女兒,

 

唯一的女兒,卻不是唯一的繼承人。

 

她只是無關緊要的存在,在她那滿身名利的父母眼裡,她是個累贅,她只需要出國遠離家族紛爭,那就是她活着的理由。

 

她的黑卡就像是成年父母施捨得一次慈善,把自己最多的東西給她就夠了,即使她是他們唯一的女兒。

 

“我的小晚安最聰明了,教教我怎麼畫畫嘛,我想畫給他看。”

 

“怎麼又換了一個男朋友?”

 

“怎麼,我們小晚安吃醋了嗎?”

 

“………”

 

“誒呀,那個男生太無趣了,又沒你聰明,我問他的問題他都不會,就甩了他唄。”

 

“我看你就是拿我當幌子,你就是喜新厭舊。”

 

“唯獨對你不是嘛。”

 

“那能一樣嗎?我又不可能陪你一輩子。”

 

“我知道啊,所以才這麼努力找男朋友嘛。”

 

我知道啊,知道你希望有人陪你,你習慣了我陪你長大,習慣了我照顧你,我也習慣了你總是以各種理由幫我,

 

習慣了你落日下的笑容。

 

“晚安小姐,身體不是很好,還是之前跟您說過的問題……”

 

“我知道了。”

 

“現在我先主要把晚安小姐的高燒退下來,後續的事情還是需要做很詳細的治療計劃才可以。”

 

“好。”

 

吳世勛應下的片刻,我便咳嗽了幾聲,匆忙的腳步聲在我的耳邊頻繁響起,手上還是那麼熟悉的感覺,

 

就像我一次次受傷出事,他會帶我回家。

 

‘不要因為一個人短暫的溫柔,就卸下了所有的防備。’

 

可我應該記住這句話,永遠——

 

翌日。

 

“晚晚,感覺如何?”

 

“世勛……”

 

我看着窗口擺動的純白色的窗帘,身體終於恢復了一些氣色,吳世勛握緊我的手腕不肯鬆手分毫,卻只是沉默得坐在我的身邊,

 

“今天是檢驗結果出來的日子吧?”

 

“……”

 

“看看我親手殺了我最好朋友的人生。”

 

“不是你的錯,是她的父親和華中區的政要發生了政治經濟問題。”

 

“所以……他的父親要拋棄她了?他唯一的女兒?”

 

吳世勛看着我側過去的腦袋,沉默了片刻繼而終於開口說著,

 

“可她不是他唯一的子女。”

 

“是啊,政治經濟碰撞下的犧牲品,怎麼能算做那位商業大鱷眼中唯一的女兒呢?”

 

“不是你的問題,你儘力了……”

 

“我沒有……”忽的我掩面將自己埋在透過窗紗下滿是陽光的床沿,

 

“如果,如果我沒有心軟,而是拿着那些全部文件交給金泰亨,我也許能救出她。”

 

“那份證據是個意外,金泰亨只是想用這個證據交換邊伯賢手裡的文件,他瞞着金俊勉,為了吳氏集團能儘快處理BK的股份問題。”

 

明明陽光灑滿全身,我卻像是落入了雨夜裡的叢林,黑暗加身無路可退。

 

“如果她不來這裏找我,她不會出事,不會淪落成為犧牲品。她會在世界的每一個地方笑,不去想她的父母,不去關心那些家族利益——不用淪為被遺棄者。”

 

“晚晚,你救不了她,她從進警察局的那天就明白她犯了什麼錯誤。”

 

“是我的錯,我不該問金泰亨要對邊伯賢做什麼,我不該猶豫……”

 

吳世勛微微捏緊被單,再次沉默了起來,直到我的哭聲擊潰他的心臟,終於開口說著——

 

“也許只需要幾個月,或者幾年,她就能從監獄出來,或者只要她的父親和這裏的政要放過她……”

 

“我很想去看看她,可是我……”

 

“你還在怪自己,晚晚,即使她不是因為你出事,你也在怪罪自己。”

 

我想也許我此刻感同身受着華莎獨自一人生在異國他鄉,每夜只是呆在房間里,等待着被完全遺棄的感覺,

 

那種想哭卻又想笑得感覺,像是救贖又像是拋棄。

 

像是在慶幸自己終於要被完完全全拋棄了,卻又存着微弱的笑容,等待一次救贖,

 

可我沒有做到,我甚至不敢去見她。

 

“手機給你,給她打個電話吧?”

 

“我還以為你會質問我為什麼不接你電話呢……”

 

“金家和我只是合作關係,而政府,金家,吳氏集團已經捆綁在一起了,我只能做到這些……”

 

“我知道了,沒怪你,我怎麼敢怪你……”

 

吳世勛聽我說著,越過純白的被子抱住了我的身體,與我一起承受着此刻的光影冷暖。

 

“所以你也沒有辦法?”

 

“對不起,晚晚……”

 

用盡全力從吳世勛的桎梏里掙脫出來,快步走向陽台,

 

“晚晚!!!”

 

我看着吳世勛不敢移動分毫,輕盈的窗紗晃蕩在我們目光之間,

 

“如果我閉上眼睛落下去,世界也許會安靜點嗎?我的人生也許就不會繼續崩壞……”

 

“聽話,回來?”吳世勛顫抖的嗓音,卻不敢移動身體分毫,

 

我看着吳世勛笑着,心底的情緒不斷像一隻潛行在黑夜裡的怪物,用力拖拽着我下墜,

 

“我們去警察局?我陪晚晚去,好不好?”

 

吳世勛伸出手,緩緩得起身,

 

“我怎麼可以去見她……”原本放在欄杆上的手終於鬆懈了下來,繼而我終於掩面崩潰在陽光下,

 

“晚晚……別害怕。”

 

“如果我不去,要怎麼樣?你還要拿那個視頻威脅我嗎?”

 

“晚晚,沒有視頻,是我騙你的,你回來……”

 

“你……”我的雙目晃動了片刻,終又釋懷得笑了笑,

 

欺騙多了便沒什麼感覺了,次次跌落入失望便也不想再去看看新的希望了。

 

叮鈴鈴!!!

 

一陣電話鈴聲,吳世勛像是抓住了希望,拿起手機說著,

 

“晚晚!!!是華莎的電話,快回來?”

 

忽的靠在陽台上即將下墜的感覺悄然而逝,身體不由自主的快步走向吳世勛,

 

“小晚安!”

 

“華莎……”

 

“我沒事了,我要立刻出發去英國了,所以想再見見你……”

 

“沒事了?”

 

“小晚安,我想見你。”

 

 

{警察局}

 

茫然的目光,我看着模糊的人影向我奔跑過來,熟悉的摸了摸我的腦袋,抱緊我的脖頸,

 

“怎麼不開心嗎?”

 

“對不起……”

 

華莎拍了拍我的肩膀,握緊我的手,

 

“不是你的錯,我不過是進去玩了一下,現在這不是完好無損嗎?”

 

忽得我像是如釋重負笑了出來,

 

“去英國要給我寄禮物啊?”

 

“小晚安,跟我一起去吧?”

 

停頓了一會,低着腦袋推開了華莎的手,

 

“不了。”

 

華莎沒繼續握上我的手腕,而是抱了抱我,

 

“那……幫我謝謝朴燦烈,謝謝他讓我的父親和華中區達成了合作。”

 

繼而華莎摸了摸我的額頭,再次明媚得笑了起來,可我實在清楚我們早已經不是校園裡的學生了,

 

“如果有一天小晚安只想回家的話,就給我打電話。”

 

觥籌交錯的人影,我看着她消失在我視野里,她終於可以毫無顧忌的去過自己的人生,

 

她再也不是那位商業大鱷的女兒了,她只是華莎。

 

“晚晚,走吧?”

 

回握緊吳世勛的手心,抬眼看着他的眼睛,

 

“你還有什麼可以拿捏我的東西?吳世勛?”

 

“……”

 

“是你低估了我的狠心,還是你認為我們還有結局?”

 

我看着他原本猩紅的雙眼逐漸瀕臨變成一灘死水,一言不發。周圍嘈雜的交談聲一瞬間消失殆盡,只剩下我們凝重的呼吸,

 

“謊言終有一天會被拆穿,而這世上也沒有切茜婭,只有你路西法。”

 

“……”吳世勛的瞳孔晃動了幾分,用力捏緊我的手,

 

“你不是合格的路西法,而你吳世勛的人生不該有軟肋。”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時下起了暴雨,飛機在雲海之中穿行,街道間轆轆匆忙的人群不斷的交替,

 

而吳世勛緊握着我的雙手,無限沉默。

 

“所以你要嫁給他……”

 

“也許你會比我先舉行訂婚典禮,吳世勛。”

 

“所以你要嫁給他了……”

 

“訂婚禮物……”

 

吳世勛握緊我的肩膀,額頭的虛汗以及我肩膀上不斷加深的桎梏,

 

“所以你要嫁給他了嗎?”

 

“對。”

 

 

“咳咳……不好意思打斷一下,我能……”鄭秀晶從警察局內走向我和吳世勛,“我能借用一下晚安同學嗎?”

 

微笑看着鄭秀晶,推開吳世勛的手跟着鄭秀晶走向警察局內,

 

“這是華莎給你的。”

 

我低頭看着手心的鑰匙,無奈的笑了笑,

 

“她這是怕我沒地方去嗎?”

 

“你變了很多,我知道你不會想要告訴任何人發生了什麼……”

 

“沒事,不過日漸糟糕的人生罷了。”

 

“看看你現在憔悴的樣子,我從沒見過你這樣。”鄭秀晶擔心拉起我的手,

 

“這個案子,真的只有政治經濟的原因嗎?”

 

“恩,我也是才知道,怪不得我如何問我的的父親他卻一字不提。”

 

“所以解決了是因為……”

 

“屍檢結果,司機吸毒。而且你的未婚夫幫了忙……”

 

沉默了片刻,淡然得笑了笑,

 

“恩,未婚夫。”

 

高跟鞋和皮鞋聲逐漸靠近我們,我看向鄭秀晶的背後,

 

前來的是我極不熟悉的人以及極為熟悉的人,

 

“那麼邊議考慮一下。”

 

“好。”邊伯賢微笑看着金瑞,轉而與我對視着,

 

“啊,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母親。”鄭秀晶拉着我的手走到金瑞的面前,

 

“您好。”

 

“你好,晚安小姐。”金瑞伸手與我握了握,繼而看了看邊伯賢,卻拉起了鄭秀晶的手,

 

“那和母親一起去處理一下藝展的事情吧?秀晶?”

 

“好。”

 

熟練的微笑點頭,目送了他們離開警察局。

 

“去醫院了嗎?”

 

我看着邊伯賢微微抬了抬手,卻又沒做其他的動作,

 

“怎麼不說話?阿晚……”

 

“看來邊議身體不好,防備之心卻依舊十足,現在還有心情和別人談工作?”

 

“都他媽給我出去!!!!”

 

邊伯賢吼了一句,警察廳內的全部工作人員紛紛迅速離開了現場,

 

抬眼看着邊伯賢,猩紅着雙眼,額頭透亮的汗珠掛在他的髮絲間,

 

“怎麼?有什麼不能讓別人聽到的?”

 

“朴燦烈現在還在從美國回來的飛機上。”邊伯賢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原本的盛怒轉而戲謔了起來,

 

“你說…飛機會不會出事?”


作者:BOBO.【橙光同名作品:一夜情】 

 喜歡的話請點贊或者投幣轉發吧,謝謝啦! 本作品分為三條線路,橙光可自主選擇男主(邊伯賢/朴燦烈/吳世勛)攻略,注意:請專一攻略哦~~~~暫時先更新邊伯賢線路,之後兩線才會更新。

特別番外指路:

下一P:請向右滑動或者於主頁選擇文集觀看.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