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騎士build 雷歸篇 9 無法阻攔的離別,封印,霜寒之危

意識海中,雖然我竭盡全力用自己的意識去操縱自己的身體,卻依舊無法奪得身體的控制權。但是由於我的意識試圖奪回自己的身體導致黑耀的操控權出現了短暫的丟失,而芽衣手中布滿雷電的太刀結結實實的斬在了我的身體的左肩膀上。雷電閃爍間,刀光已經在我的肩膀上劃出了一道巨大的傷口。

 

“還真的是不消停啊,我都說了不會傷到她!你怎麼就不聽呢?! 算了,你還是多睡一會吧~真的是有點吵啊~”

 

黑耀不情願的聲音回蕩在我的,一股血紅色的能量頃刻間淹沒了我的意識海,一道道紅色的鎖鏈纏住了我的手腳並逐漸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我拚命的掙扎着想要擺脫鎖鏈的束縛但是無濟於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血紅色的鎖鏈遮蔽了我的視線阻斷了我的感知。我的視線陷入了血色的海洋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似乎感受到了身體的操控權正在逐漸回歸本體,我拚命的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天空中被一股強勁力量撕開的雲洞以及雲洞中央那個沐浴着久違的陽光的紫色身影—雷電芽衣。

 

 

我愣愣的看着天空中正在遠去的那個身影,一股濃烈的無力和辛酸涌了出來。我絲毫沒有顧忌自己的身體已經來到了着裝的臨界點,依舊掏出了build driver戴在了腰上。天才瓶的光輝伴隨着恐怖的瑩藍色電流再一次閃耀。

 

“啊!!!!!!!!我。。。。不會。。讓你。。走。的!!啊!!!!”

 

身體上傳來的劇痛使得我分外的清醒,天才裝甲表面激蕩着的恐怖電流不斷地刺激着我的身體。我艱難的跨出了一步,雙膝微屈從即將坍塌的高樓上一躍而起,天才裝甲身後的七彩光芒推動着我向著芽衣所在的方位疾馳而去。

 

“芽衣!咳咳!不。。不要走,不要。。。。額啊!”在即將接近芽衣的一瞬間,芽衣泛着紅色雷電的左手隔空掐住了我的脖子。

 

“阿凱,你。。回來了。。。啊。。可是我。。。卻要走了。。他和我說的那件事情。。。我會做到的。但是,我。。不得不離開了…… 不論是為了你。。還是她。。走之前。。送你一份禮物吧。你為了我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卻。。沒什麼可以回報你的。。我會激活你身上的屬於我的伴生聖痕,好好利用它吧。。再見了。老公。”

 

晶瑩的淚水從芽衣的眼角滑落,淚水映照出了我想要努力伸手想要抓住芽衣的手的動作,反射出了天穹市上空耀眼的艷陽,也映照出了向著我的胸口襲來的紫電。下一刻,那顆淚珠在高熱的紫電下化作蒸汽消散,那一束刺眼的紫色電光也貫穿了我胸口的裝甲直擊我的身體。

 

在那一瞬間,時間宛若停滯,紫電穿過的身體帶來了巨大的衝擊力和一股如同太陽一般的溫暖感覺,屬於雷霆的殺傷性和破壞力完全被獨屬於芽衣的溫暖和愛意取代。

 

“好。。。好溫暖。。。和。。。和芽衣的。。懷抱。。一樣溫暖。。啊。。我身上的聖痕,似乎。。覺醒了啊。。芽衣,我一定。。會把你。。從。黑暗中。。帶回來的。。等着。。。我。。”

 

 

漆黑的巨龍伴隨着紫電破空而去,潔白的羽翼裹挾着藍光墮入煙塵。長空市的艷陽見證了這一切,也默默地銘記了這一段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攔的別離。

 

 

 

三天後,休伯利安

 

我提着一個鐫刻着藍玫瑰圖案的純白金屬箱子來到了芽衣曾經在休伯利安上的臨時住處。我推門而入,灰塵在陽光下肆意飛舞—顯然芽衣已經很久沒有在這個房間中居住過了。我單膝跪地,輕柔地放下了手中的箱子並打開了它。箱子中是一套點綴着藍色玫瑰花瓣的潔白婚紗和婚鞋以及一把藍白色的陽傘—雨後誓言。

 

我用最輕柔的動作捧起了這一套潔白的婚紗緩緩地展開,將其掛在在了芽衣房間的衣櫃中。將婚鞋和雨後誓言依次小心翼翼的按照最整齊的方式放入衣櫥中后,一陣酸意湧上我的眼眶,眼淚剋制不住的從眼中流了出來。

 

此時,桐悄悄地來到了芽衣的房間外,正巧碰上了我望着芽衣的婚紗流淚的一幕。而我不經意的回頭也看到了一臉擔憂的桐。我抹了一把眼睛,輕輕地合上了芽衣的衣櫥門,聲音中帶着些許哽咽。

 

“真是的,眼睛。怎麼。。。就。。。進灰了呢、、哈哈,姐姐~這個房間該打掃打掃了啊~~哈哈~”

 

桐沒有說話,走上前輕輕的抱住了我。

 

“傻弟弟,要哭就哭吧。。總是忍着。。(吸鼻子)總歸是不好的。啊。。”

 

“姐姐,我怎麼可能。。在她面前隨便哭呢?我可是,要笑着帶她回來看着她穿上這一身為她定做的婚紗的啊。怎麼能哭呢??”

 

姐姐在我的額頭上輕吻一下說道:“快去給琪亞娜處理一下西琳的意識問題吧。再晚可就不好了。”

 

我抱了抱姐姐,點了點頭后拉着桐走出了房間想診療室走去。

 

診療室中,琪亞娜平靜的看着佩戴在自己頭上的神經意識連接頭盔,看着身邊的人為了自己而忙碌眼神中充滿了愧疚和不安—她想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她什麼都做不到。她為了自己身體中那一份隨時可能反噬的力量而不安,她怕這份力量會讓她再一次失去一個令她珍視的人。

 

“女王大人,不必不安,會成功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請相信凱,雖然他別的地方沒啥建樹但是這一方面還是沒有問題的。”

然而律說這話的時候完全沒有向後看,也忽略了琪亞娜臉上一副:我啥也不知道,都是他說的的表情。律剛說完,他的頭上就挨了一下。

 

“服了你了,就這麼說我?那你豈不是更廢物?(撇嘴)別鬧了,趕緊進行~西琳這傢伙早處理早完事,始終是個禍患。”我徑直走向另一個精神意識連接頭盔,將其接口和之前研製出來的終端相連后,我帶上了頭盔躺在了床上。

 

“特斯拉博士,麻煩您按下啟動開關了。請密切監視我和琪亞娜的各項數據以防出現意外。”我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喂,如果你怕了就換我來。我家女王大人的意識我還不想讓你進去呢?”律在一旁瘋狂吐槽,但還是盡職盡責的幫着一旁的兩位博士整理着數據。

 

我嘆了一口氣,向特斯拉博士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隨着開關按下,終端的屏幕上閃爍起了耀眼的藍色數據光芒。片刻后,我與琪亞娜相繼沉睡了過去。

 

再一次醒來,我已經身處在了一個金色的破碎空間內。一條灰黑色的道路在我的腳下延伸,周圍到處是破碎的雕像和教堂牆壁。半空中帶着雪花的屏幕播放的正是琪亞娜或者說是k-423一路走來的過往。我邁開腳步向著道路的深處走去。

 

空蕩的金色空間中只有我的腳步聲不停地回蕩着,不知走了多久,一個突然響起的女性的聲音讓我渾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沒想到還有螻蟻可以來到這裏?還是一隻使用了外力的螻蟻~有趣,螻蟻,告訴我,你的目的是什麼?”

 

我回頭看去,一個紫色頭髮的金瞳女孩坐在一個灰色的大理石柱子上,手中不停地揪着一個藍白色的小玩偶。她的眼神中充滿了蔑視和冷漠,但是我似乎在這個眼神的最深處看到了一絲很複雜的情緒—孤獨,渴望,柔弱。。

 

“喂,螻蟻!我!西琳,空之女王在向你問話你為何不應答?!”

 

伴隨着西琳的呵斥,我周圍的景色瞬間從金色的破碎空間轉換到了一片燃燒着火焰的焦土之上。我沒有抬頭,稍長的劉海遮擋住了我的眼睛,而我的眼睛里已經充滿了憤怒。

 

西琳見我沒有應答,神經質的撕扯着手中的那個藍白色的玩偶。而在此時,我看清了她手中的玩偶的一部分似乎是貝納勒斯。。。

 

 

“混蛋。。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我。。。。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你。。。你為何。。還能擺出這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你憑什麼?!你只是一個缺愛、渴望被愛、渴望陪伴的小女孩!!因為你的任性你知不知道導致了多少悲慘的事情發生!!琪亞娜的母親因為你的原因慘死!你的力量讓大地生靈塗炭!讓琪亞娜做出了她一輩子都沒有想過,都不願意去做的事情!你所做的事情,讓琪亞娜,讓我失去了一個對我們來說極其重要的人!!你的罪狀罄竹難書!!”

 

 

我的話語中帶着無盡的憤怒,一頓嘴炮噴的西琳陷入了短暫的失神。

 

“你手中的那個玩偶是貝納勒斯吧?那個視你為一生的主人、對你惟命是從又可以時時刻刻伴你左右的巨龍,居然在這個世界淪落至此。她的使命已經完成,已經身消道隕你卻如此她。你的行為對得起她的鞠躬盡瘁嗎?!”我強行壓住了自己的怒火,聲音顫抖的問道。

 

“她!!她背叛了我!她。。她。。。你沒有權利管我們之間的事。。。。”

 

西琳的話沒有說完,我的身形已經來到了西琳的面前在她的臉上打了一巴掌。通紅的掌印格外顯眼。

 

“這一巴掌!是為了貝拉打的!如果她知道你現在居然以如此語氣說出這些,貝拉不叛變才有了鬼呢!”

 

西琳彷彿是內心最脆弱的那一邊被我戳穿了一般。沒有說話,反而是輕輕的啜泣了起來,哭聲越來越大。而整片空間也隨之變化成了一個純白色的空間。

 

“貝拉。。貝拉。。走了。。我。。我又變成了一個人。。我不是恨。。。恨。。恨貝拉。。去。。去站。。站到。。那個叫。。。叫芽衣的。。的女。。女孩子那一邊,。。而是。。而是。。恨貝拉去了那一邊。。沒。。沒帶上我。。嗚嗚嗚嗚嗚。”

 

西琳的哭聲回蕩在空間內,我站立在原地平靜的說道:

 

“知道我為什麼沒有殺掉罪該致死的你嗎?有一個對我幫助極大的人請求過我不讓我傷害你。知道了嗎??好了別哭了~我作為琪亞娜的艦長,來代表琪亞娜和你做一筆交易。放心,對你有利無害。就看你做還是不做了。”

 

西琳淚眼婆娑的抬起頭,對着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現在,是你向著貝拉所在的地方前進的時刻了。願不願意和她站到一條戰線上局看你自己的意識了。我需要你聽琪亞娜的話並且幫助琪亞娜徹底掌握空間之力,在琪亞娜需要被幫助的時候和她共進退並且保護她的安全。可以在琪亞娜的允許下接管她的身體。但是,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我會在你的周身布置一個封印製約你出格的行動。哦對了,再告訴你一個能讓你開心的事情—貝拉似乎沒死。想不想見到她,就看你配不配合我們了。”

 

“我答應你的要求,但是這個封印,不能對我造成傷害,而且解開封印的控制全權要交給那個叫琪亞娜的女孩。”西琳站了起來,擦乾了眼淚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點了點頭,銅黃色的鎖瓶憑空凝聚,一道道金色的鎖鏈環繞在了西琳的身體周圍並逐漸融入西琳的體內消失不見。

 

“好了,我會遵守承諾,但是希望你不要動什麼小心思。”

 

我收起鎖鏈瓶子,看向了通道盡頭的光門后,徑直走入了光門,消失在了白色的光芒之中。

 

 

休伯利安,桐的房間里,大量的冰霜崩壞能充滿了房間的各個角落,而這些能量的中心正是已經被冰封在冰晶中的桐。

 

“不好。。難道。。門。。要。。打開。。了嗎??唔。。不能。。在這麼。。下。。去。。了。”

 

我老婆就是這麼帥氣~~~(*^▽^*)

ps:最近關於專欄的改動這些事情,我不想發表什麼意見。我寫我自己的書完全是喜歡寫和不想讓這些有些“中二”的畫面流逝與時間中,僅此而已。但是我希望b站可以尊重b站所有專欄up的創作成果!就這些。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