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鳳覓·遺忘(九)

我端坐在梳妝台前,看着鏡子里的自己,一臉苦相,臉上無半點喜色,努力牽了牽嘴角,卻發現笑得比哭的還難看。今日可是大婚,這樣想着,我拿起桌上的桃木梳理了理自己的長發,突然,長芳主的身影出現在鏡子里,我回頭迎上長芳主慈愛的目光,竟隱隱有些鼻酸。

她拿過掛在旁邊衣架上的婚服,笑了笑說:“覓兒也要出嫁了,這婚服覓兒穿上一定非常好看。”

我笑着嘆了口氣,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隨即回道:“以前聽鳳凰說起過魔界魔尊大婚的婚服是六界之內最華麗高調的,只可惜一直都未曾親眼見過。”我說完,身後的長芳主突然陷入了沉默,我自知我又提了不該提的事情,趕忙笑呵呵道:“不過我想這天界的婚服更適合我,畢竟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穿了…”說到這裏,我的手忍不住抖了抖,臉色有些慘白。

長芳主見狀,有些心疼地替我理了理鬢間的亂髮:“錦覓,你若是不願意…..”

“長芳主,我已經決定了。”我已經決定嫁給潤玉,我已經決定接受所有這些隨之而來的狀況,我也已經決定與旭鳳此後千千萬萬年的訣別。

長芳主替我佩戴好鳳冠,天界來迎親的時候,不多不少,正好在吉時,鄺露扶我上了婚轎,我看着氣派的迎親長隊,眼神漠然,潤玉有心了。

我閉着眼坐在華麗的婚轎中,想象着在那不見天日的幽冥,一個穿着黑紅色華麗婚服的男子攜着他滿心歡喜的漂亮姑娘走上魔界最尊貴的位置,萬魔朝拜,如果是旭鳳,他一定會給他所愛之人最盛大的婚禮,一定會將最好的捧到她面前。我以為我可以雲淡風輕地走完這一路,卻不曾想,終是忍不住哭泣起來,我捂着嘴巴,生怕轎外的人聽到異樣。馬上就要入天界的大門,我的情緒卻如山洪一般,不能自已,外面的仙官大喊了一聲:“落!”

婚轎落地,我施了個術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可奈何步入大殿的台階上,那一幕幕情景歷歷在目,我一時重心不穩,向後倒去,卻不想跌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那人的氣味我是熟悉的,我亦是貪戀的,我陷在深處,不肯起來,也不願抬頭,不想看他眼裡對我入骨的仇恨。

鄺露拉過我的胳膊,將我護在她身後,此刻我才看清那人的樣子,今日是他大婚,他豎著冠,穿着氣派的黑紅色婚服,面無表情地站在那兒,我站在鄺露身後靜靜地望着他,內心卻早已亂成了一鍋粥。

鄺露皺眉示意了一下旁邊的小廝,小廝便往大殿而去,可還未走至大殿,潤玉就翩然而至,他溫柔地看了我一眼,隨即轉望向旭鳳:“不知魔尊前來是為何事?”我知道潤玉生氣了,他的手背在身後握成了拳,隱隱有些殺意。

旭鳳卻像是沒聽到潤玉的問話,只顧盯着我:“今日我來只想要一個答案。”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眼裡帶情卻又有些怯意。

我越過鄺露想要過去,可潤玉卻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別過去。”

旭鳳仍然目光深沉地凝視着我,我知道如今就算我失了雙腿,我也一樣會爬到他身邊, 就算他最後還是決定殺了我,我也一樣心甘情願。於是,我拿開了潤玉的手,走近旭鳳,我看着他深邃的眸子,眼淚頓時決堤,沙啞着聲音,問道:“你想知道什麼?我什麼都可以告訴你?”就算你現在就要我的命。我也可以毫不猶豫地給你。

“你有沒有愛過我?”

我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看着旭鳳眼裡的深情,想起當日大殿上他卑微的質問,同樣的問題,卻都給了我,我的心痛得有些難受,情不自禁上前擁住了他,喊道:“我愛你,鳳凰。”我以為是他反悔了,可卻沒想到抬頭卻對上了他含淚的雙眼,那般深情,一如往昔。

正在我微微震撼的時候,劍光一閃,潤玉持劍將我拉在了他身後,他回頭萬分心痛地望了我一眼,轉頭將劍刺向旭鳳,旭鳳側身一閃,擋住了潤玉的致命一擊,我看着他們的刀光劍影,急切喊道:“你們不要再打了!”但是他們一個都沒有聽進去。

       潤玉的臉上少有的猙獰,因為憤怒,眼中通紅,向旭鳳吼道:“為什麼?她都要嫁給我了?為什麼?”

        “今日,我要帶走她。”旭鳳只狠狠地回了這一句話。

        天兵天將將旭鳳死死圍住,這般情形下,旭鳳已經很難離開,此時,鎏英帶着一眾黑壓壓的魔將出現在天宮,我怔怔地看着這一切,心下瞭然,這是一場戰爭,以我為借口的一場私戰,本就是我們三個人的事情,卻要以如此生靈塗炭的方式解決嗎?

       潤玉和旭鳳的交戰如火如荼,我使用術法躲過了擋在我身前的鄺露,隻身一人擋在了他們之間,我看着兩柄長劍一前一后刺進我的身體,身體的疼痛卻叫我清醒,阻止戰爭的唯一辦法是用我的死來讓他們清醒。

        我腿腳頓時有些無力,往後倒在地上,潤玉顫抖着看着自己的雙手,似是不可置信,旭鳳顫着聲音將我從地上扶起來,抱進懷裡:“錦覓,錦覓,你為什麼…”後面的話因為哽咽他說不出來,我虛弱地睜着眼睛看着鳳凰眼裡的無措和心疼,他顫抖着手要給我治傷,我輕笑着抬起手握住了他的手:“鳳凰,別浪費你的靈力,我…咳咳咳咳…我還有一點點的時間…”身體正在變輕,我的意識正在渙散,但是我還有最後的事情要做。

        我看着站在我身旁頹然的潤玉:“潤玉,把屬於鳳凰的還給他吧。還有謝謝你,潤玉,在我…咳咳咳….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里,你對我的無微不至,別讓你的執念毀了你。”

        潤玉搖晃着頭往後退了幾步,彷彿只要他拒絕,我就能好過來。

        我努力地抬眼看着抱着我一臉絕望的旭鳳,那雙深邃如淵的眼睛此刻閃着淚光,像是初見時那個肆意張揚的少年,那兩道不畫而黛的眉毛我曾經在紙上描繪過很多次,卻始終畫不出它原來的樣子,內心突然開始舍不得:“鳳凰,不要折磨自己,就算重新開始也一定不要忘記我。”我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身體再也使不上力氣,原本還想去替旭鳳擦去沾在他嘴角的血漬,可奈何我的身體開始麻木。

        天宮從不下雪,水神去的那一天卻漫天霜花,沒有停歇的跡象,天帝閉關三日,魔君卻在那水神身死的台階之上坐了足足三日。

        

,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