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皆王(明日方舟xKR)

 

這並非一個關於如何黑暗與掙扎的故事、

我蹣跚地走在廢墟上,我感受到自己的沉重就像背上住了一頭8噸重亞細亞象,而腳則如同踏入瓜達爾維基的沼澤地一樣,得花上平時幾倍力氣才能提起膝蓋來

臉幹得比那些乾枯的樹皮好不了多少,那些源石法術所投射出來的法術像是砍伐掉加佛羅里達那些巨大紅杉樹的巨斧一般沖我飛來,想要將我這個來自塔薩斯的鄉巴佬一分為二

我索性丟下步槍,將手盡情伸展。好像這樣就展開護盾,阻擋一切無法解釋超自然源石力量。

就像這的會發生一樣

紅杉樹會隨着斧子揮砍倒下,而人則揮砍着斧子繁衍不息

“在塔薩斯,只有學會拿槍和彈吉他才算是一個合格人塔薩斯人”

當安塞爾將“與嘉維爾騎着馬匹對射三小時不落下風”這一條頗具伊斯特伍德電影評價額的備註寫入檔案時,我被醫療部一致認為可以被接納入羅德島作為其一份子而戰。

我承認,我並不太擅長在馬上射擊。我在射擊俱樂部里沒學過這個。但是我還是儘力將我那把爺爺傳下來的步槍對準嘉維爾然後用一隻手握住馬匹的韁繩,盡可能把她當做靶場的靶子。

同時他們還警告我最好不要知道自己礦石病的病情,否則大概會被嚇死。

我不是一個唯心主義者,但我選擇遵從亞恭弘=叶 恭弘醫生醫囑,並把每月工資百分之八十當做醫藥費抵扣。不過我想我大概是活不到繳納完藥費的那一天了。

“我像是那種能坐在地上拍手為滑稽劇鼓掌的人嗎?什麼時候150碼外的子彈打到人的腦袋上是一件如此值得慶賀的事情?”

這是我的上司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我很確定我沒法應對她的任何陰謀詭計

就這樣,入職申請被提通過了。並沒有多少值得證明自己波瀾。平淡就像電風扇滋啦滋啦地旋轉對着雪白的牆壁吹一樣。

你不能要求一個習慣了的沉默的塔薩斯人說出什麼引人入勝,感人肺腑的故事,這不是在哥倫比亞的銀行里。

我可以告訴你十遍如何殺死一隻知更鳥,但沒法解釋其中一絲一毫道理

很快,我原本以為我的第一次任務能輕鬆點,至少比杜賓的訓練好上那麼一點。

羅德島是一個好公司,除了不像一個公司。你懂得,我原本以為我會坐在福特流水線上像是生產T型車一樣沒有下一天。

“那個····辛辛納圖斯先生,真的喜歡用比喻句呢”

“我說道哪兒?啊對,你說的沒錯。我在我父親雙腿在空中晃蕩跟鞦韆似得之前,也惜字如金,但是跟那些拿着合同的銀行雇傭就得這樣說話”

慕斯是一個很可愛的金髮女孩兒,就像任何一個彬彬有禮的高中生一樣。禮貌的就跟馬卡龍一樣甜。

我想我的8歲兒子一定會她的。圍着她那專為戀童癖打造的裙子轉着一圈又一圈。然後趁機掀起它

“輕鬆地說出自己父親自殺的事情,你這個人是有多粗線條啊”

發話的這位叫做紅豆,她撐着下巴把視野從篝火堆上移動到我那不着調的嘴巴上。

要如何形容她?去舉報羅德島雇傭童工和她的拳頭二者選一時,我會選前者

“因為我現在的情況比這壞多了”

我們三個圍坐在篝火邊上,加上一個帳篷。

  整合運動殘餘巧妙將我們和大部頭切割開來,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至少今晚我們得像是童子軍夏利營一樣坐着篝火邊上談着故事過去了。

 “在哪之後的故事就是我繼承了我父親的債務申請了破產保護故事,如果你們不想睡覺的話,我還能繼續說下去”

“這樣的堅強,很像慕斯的爸爸呢”

我伸手摸了摸慕斯的腦袋,我想她應該不會介意。

“啊啊,反正就像那些苦情電影里主角一樣吧?”

“苦情電影里可不包括騎着哈雷摩托外放朋克搖滾轟炸街道的糟老頭子”

我給篝火添了一份柴火

“該死,你這個傢伙還有什麼不知道的”

“永遠不要小瞧一個活了四十歲的大叔”

 我說道哪裡了,啊沒錯,我的父親雙腳在空中晃蕩跟一個鞦韆似得。

一場突如其來的金融風暴將他送上了絞刑架了,沒什麼好說的,對於一个中年男人來說,回憶自己父親是一件彰顯自己懦弱的事情,對於塔薩斯的紅脖子而引以為傲的我更是如此。

我繼續滔滔不絕講着添油加醋的故事,想要驅散這倆丫頭心中的恐懼。

無所畏懼字是理想主義者額的標籤,不是孩子們的。如果你想讓一個孩子麻木恐懼變得無所畏懼,那出問題的一定是你。

嘗試理解鮮血和泥土?別開玩笑了,那是暴君和教皇會對下面人說的話。我們應當學會欣賞鮮花和泥土。而不去為了什麼遠大偉大的目標丟了性命

就和整合運動一樣。

那些吐着白沫的瘋狗們,他們只能用被早已經被偏執扭曲的視角去審視這個世界,承認吧,你不可能把一切苦難都推到一個靶子上,然後用一把火將他燒毀。然後告訴自己重建了一個新的烏托邦。而不是再把森林種回去

“如果他們不反抗,他們該如何活下去呢”

“問的好,孩子”

慕斯這個善良的孩子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我不確定我能不能回答她。

“慕斯,你認真想想吧,當你把一片森林燒毀之後會得到什麼?”

“廢墟,一片巨大的廢墟,先生。”

我嘗試用簡單的比喻句去解釋這個複雜的東西,而不是教她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謊言。

“很好,我們都知道,森林大火熄滅之後,並非是完全的灰燼,還有更多的火苗潛藏在灰燼之下。會一遍又一遍地燃燒起大火。”

“我不明白,先生。他們做錯了什麼”

慕斯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完全不像是那邊那個早已經呼呼大睡的紅豆。

“什麼都沒有做錯,如果他們真正渴望什麼的話。為什麼還認為需要一個陰謀家去帶領他們”

我撓了撓頭,我也不曉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本應當站在一起去面對苦難,現在卻被迫用槍互相指着對方。

“我····我想我只能用哥倫比亞國父所說的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追尋對美好生活嚮往的權利””

“對美好生活嚮往的權利”

慕斯歪了一下頭,眨了眨眼睛,搖晃了幾下尾巴。

“沒錯,就是每天早上你能撲到自己親愛的人懷裡互相親吻對方,而不是被擔心被揭發昨天晚上說了什麼。然後出門喊着干他媽的好日子啊,同自己支持保皇派的鄰居互相唇槍舌劍一番,等待着校車來臨。揮手道別。不用互相拿着槍對着對方腦袋強迫服從自己的觀念。”

我一邊用手模擬了一番場景,用貧乏的語言表述着。慕斯諾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聽懂了什麼,自顧自地講了下去

“很抱歉,慕斯,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這一份自在。我只是一個交完貸款就成窮光蛋的粗人”

我和那些整合運動是一類人,我們都是可憐的礦石病人,不過我並不打算說服他們。

“來換個話題吧,來談談這把槍吧,我的爺爺曾經用它打過入侵者,我的爸爸用它打過哥倫比亞內戰。那也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

我不會去用我們敘述我的故事,我不會讓野心家的利維坦口號代替我的故事。

不是為了什麼複雜的理由,而僅僅是阻止這場烈火焚毀我所熱愛的生活。

整合運動們可以用鮮血代替理智,但我不會。

就這樣,話題一直持續到了天亮,羅德島的其他人找到了我們。結束了這次沒有意外的野營

附件

我的孩子,當你讀起這份信時,你那隻會讀着聖經每周準時去禮拜堂報道、將錢存入存錢罐中的父親已經決心離開你與你的母親大約十年了

我早已經做踏出家門並不在回來的心理準備,希望你也是

我真懷念你小時把尿尿在我的懷裡的樣子,過往的美好任歷歷在目,你懂你的老爹不是那種健談的人。但我還是要告訴你現在發生了什麼。

別擔心你老爹的天價藥費和路費,你老爹對於金錢的概念遠超你和你媽媽。另外對你的約翰叔叔保有尊敬,跟着好好理好農場事物。我不想因為我疾病把你爺爺農場抵押給銀行。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話,豎起耳朵,認真聽好了,小子

我患上了礦石病,僅此而已,就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別聽你媽媽從小胡謅的那一套,你已經成年了。

我曾不止一次的告訴你,我們生而平等。雖然這聽起來十分可笑且無意義,可我任希望有人往你腦袋裡輸入偏見與歧視時記起你爺爺對你老爹說的話

“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我們生而平等,上帝賦予了我們眾多不可剝奪的權利,生命、自由還有嚮往美好的希望”

把這句話好好記在心理,我不確定我以後會不會有第二次機會對你這樣說。

你知道你老爹是個距離窮困潦倒僅僅差一紙合同的農場主,為了運輸貨物不止一次地丟下你和你媽媽而東奔西走。對此我很抱歉。但我覺得我有義務去站出來做點什麼。

我不止一次從礦石病報道與躲在高速路邊上的難民口中得知烏薩斯是多麼的殘忍:互相揭發、互相殘殺——每個人都為了一個看似遠大目標而忘記了自己身為人的思想。

我可以在這裏書寫很多很多慘絕人寰的,你也可以拍着膝蓋指着這些事情大聲嘲笑。

世界沒有一種教義和主義會教導兄弟朋友們互相揭發與屠殺。但他現在確實是發生。

不管是整合運動抵在喉嚨上的刀劍還是烏薩斯士兵黑黝黝的槍支,對於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

他們認為僅僅依靠屠殺和戰爭就能夠解決世界上所有矛盾,他們認為真理的口徑是槍支的口徑。

他們會看見一個人倒下,但更多的人會站起來。凱撒或是獨裁者都會在憤怒中倒下

你可以用盡一切手法去美化承諾,但你永遠沒法改變你只能吃下一發槍子的事實

我們生活在哥倫比亞的平等和希望之中太久,直到我患上了礦石病之後才意識這並非無價。

我不希望當火焰燃燒到哥倫比亞時,人們會將這些美好的自由丟入火中燃燒換取生存。

那樣火焰只會變得越發不可阻擋。我愛哥倫比亞,但我更愛你,兒子

這也就是我為何做出決定的理由。

整合運動那噴着白沫瘋狗與早已經被扭曲的思維幹不成任何事情,而烏薩斯的凱撒決心剷除證明他那貧乏的想象力造福不了任何人。

生命、自由還有嚮往美好的希望。這些在你的老爹這裏沒有失去意義。

不要害怕戈迪烏斯結,在鼠疫來臨之際,不要被任何謊言與選擇麻痹大腦。

我已經不期待西西弗斯去改變。羅德島是最差的選擇,但我別無選擇。

如果我能擁有一個代號,我希望是叫辛辛納圖斯

要是哪一天媽媽打算改嫁也別阻止她。這是我能補償她的最後一種方式

                                                         自此擱筆

                                                                       你的父親

 

 

 

 

 

 

 

 

 

 

 

 

 

 

 

 

 

 

 

 

 

 

 

 

 

 

 

 

 

“海馬AI” 坑蒙咸陽家長 2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海馬AI” 坑蒙咸陽家長 2點擊進入查看全文>教育科,華商報,啥都沒有,知識產權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