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天越劇情分析】17、18集 西窗月玉龍聯手設計誅世之墨,太曦神照陰謀初現端倪…

一、西窗月的黑化預言

玉龍居內,西窗月出手阻止玉龍沉淪,這時候切到魔筆鏡頭【西窗月,這才是吾要看的一幕】

【這就是不可理喻的下場,任何誰也同樣】。秀戟刺玉龍【西窗月,想不到咱們會是這種結果】玉龍仰天一倒,西窗月同樣重傷。

分析:之前劇情里魔筆說計劃要破西窗月遺傳自母親那裡魔女的體質,魔筆這一局設計控制玉龍很大概率是為了達成之前立下的Flag,同時魔筆自己也現身表示,這出玉龍和西窗月友情反目的戲碼正是他策劃的。

深究下來,不難發現魔筆對西窗月是異常執着的,目的在於想讓西窗月拿起魔筆,大膽猜測一下,難道是要西窗月成為和她父親一樣的筆下傀儡?

後面西窗月前往北境琅都魔筆設下的第二局的時候,很明顯重心在於攻破西窗月的心底防線,這一點其實或多或少是每個孩子在自己成長過程中都會經歷的叛逆期,對自己父母的不理解,在西窗月的認知中,前往湯問夢澤求學、以及後來接手魔筆都像是父親為她安排好的路,而她自己並沒有選擇的權利,也就出現了所謂的怨恨。

好在西窗月並沒有淪陷,也成功突破了魔筆設下的第二局。這裏可以說最終西窗月與父親的和解,很大程度上是我們絕大多數人都要經歷的一個過程。正是明白了【你的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這一點,才能更坦然地面對自己過往的那份叛逆吧!

玉龍、西窗月設計

設計西窗月重傷乘虛而入的計劃失敗,西窗月將計就計,聯合玉龍算計誅世之墨,早在魔筆在鹿門寺安排殺手掉落寄塵寰同款玉佩構陷玉龍的時候,他兩就順水推舟,安排了這反目一戰。西窗月最後貫體玉龍的一擊,看似取玉龍性命,實際上是用戟封咒,鎖住玉龍體內誅世之墨的奇能無法收回。兩人連打架都是在演戲,偽裝葯都準備好了。

這裏基本上可以洗白玉龍和誅世之墨之前聯合的嫌疑了,因為編劇周郎這周在節目上透露,玉龍這個角色是大家合起來寫的,故而在南宮七郡就是東山、逆神線就是廖少女、西窗月線就是周郎自己。

從這裏可以看出玉龍隱士這個角色,在天越這一檔劇里的作用大致是要作為聯繫全劇的關鍵線性人物了。

這裏值得注意的是,西窗月玉龍聯手戰誅世之墨取得優勢時,魔筆未盡全力就撤退了。按照它自己的說法是不忍屈辱吞敗,這一舉動,就是把玉龍和西窗月拉回他布局,以便於開拓新戰場是琅都北境。

分析:這裏新的布局是在上周16章末尾就已經在琅都北境開始着手進行了,按照時間線來看,那時候魔筆在第一局策劃玉龍西窗月反目的友情戲還木有翻車,這是不是意味着,這出友情戲無論成功與否都與第二局北境琅都的計劃關聯不大呢?無論你西窗月有沒有被我算計到,第二局就已經在那裡準備着了,可以看出北境琅都的第二局,針對的應該另有其人。

筆者在這裏猜想,第二局針對的應該是南宮七郡和琅都,對應出現的人物應該是神皇耀世和向南宮。引西窗月入局動搖她的心底防線,應該是一種試探。

推測:這裏可以很肯定的得到一個趨勢,西窗月未來肯定會黑化,魔筆斷言當西窗月處於被武林唾棄誤會那樣的難堪境地時,就會改變。這裏魔筆的話是一個伏筆,西窗月會黑化的概率很高!

二、向南宮是墨人

魚日岩上,龐蒼遠孤注一擲與向南宮談判,兩人對話中,向南宮胸有成竹,兩人約定七天後用七郡七人的投票,來決定勝負,誰敗誰自刎當場。

從這段劇情來看,之前南宮七郡龐蒼遠和向南宮的兩種說辭,大致可以看出龐蒼遠說的才是事實(實錘)。

結合衍半生的身世:胡楊淚莫名有身孕,她怕連累向南宮所以離開了,生小孩的時候被裝成蒙面人向南宮搶走了孩子。

結合被人紕漏出的向南宮是墨人這一點,衍半生身上有墨氣,兩股氣息彼此傾軋,導致內息混亂。衍半生的玉佩可以緩解,但是不是用來吸收墨氣,而是將墨氣導回體內。

猜測:如果衍半生是向南宮製造出來的兒子,筆者這裏偏向於向南宮於七郡婦女失蹤案有關,而他的目的是用墨氣融入女子體內,造一個衍半生這樣的存在。

北境琅都出現的奪筆蒙面人應該是向南宮,藉由向小簪意外得知郡王不在可以得知。隨後,向南宮助骨丑脫險玉龍,隱藏身份告知骨丑向南宮是誅世之墨筆下的墨人這一訊息。而從西窗月留下的暗手來看,桂花的香氣很有可能將蒙面人的嫌疑引導衍半生身上。

猜測:這裏向南宮隱藏身份大概是想為自己和骨丑的合作找尋一點契機,如果用向南宮的身份提出合作,難免加重骨丑的戒心,這樣救了骨丑也可以順勢給了他一個借口,用以達成和自己真正合作。因而骨丑自稱和向南宮扮演的蒙面人最好的戰友,而向南宮那一刻的大笑,帶有否定和諷刺的意味。(大致翻譯為:我只想利用你而你卻把我當成了戰友,痴愚!)。

蒙面人

這裏骨丑救下向小簪,並聲稱她容易被惡鬼纏上,得知向小簪左手腕上的刺青是魙域的青歃刺紋之法,掩藏元靈身世的獨門秘法,向南宮左腕上也有。

這裏可以聯繫之前剛被算九泉復活的沾衣,結合這周印巧機的失魂回歸、沾衣頭痛時算九泉偷偷地渡了一縷白色來看,很有可能復活的沾衣變成了墨人,而復活沾衣的蝕魂歸元法,也極有可能是創造墨人的方法,而蝕魂歸元法是出現在南宮七郡的。

猜測:向南宮之前肯定復活了某人,假設是向小簪,用魙域的青歃刺紋法掩藏她的身世也說的過去了,而向南宮奪取誕鬼妄筆之前和骨丑交談一句【因為我不想武林太平靜】,大致也可以看出向南宮待人處事有兩面。

由此可見:墨人和魔筆之間的聯繫很緊密,但墨人又並不是完全受控於魔筆的。結合魔筆在琅都布局時說的話【每個人都可能得到誕鬼妄筆】,可以看出誕鬼妄筆只是一個道具性質的工具,真正的關鍵還是有自我意識的誅世之墨!

【其他】

1. 諸神之戰:混沌銀河內,厄禍出手教混沌法准做人,死神在意虛無傷害死國人,閻神為後鳳翎的事情與虛無劃清界限。混沌法准機智地鎖住自己的魔心,並趁機佔領了厄禍的身體,結果被厄禍反將一軍,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獄婪聯手死神,閻神又奪回了身體。

此外,不歸路是陣眼,虛無還留下了三處地缺,不出意料應該是太曦準備顛覆法則重來,執行末日聖殤的暗樁。

2. 道門方面:豁青雲的兒子閉關修出人形,也有了名字【寒韘烏觿 辰太尋明】,有了一家三口經典認親場面,但好景不長,因為豁青雲之子身上帶有先天道氣,邪神之力以及墨氣,而墨氣是變數,會使得邪神的力量失制,所以被魔筆設計進入了奇異位置空間(可能是魙域)。收萬劫來問玉龍要豁青雲之子身染墨氣的解方,兩人藉機設計骨丑救下了青陽子。

3. 魔羅血界:垃圾龍波波有了人形,在河圖十智識滄海的幫助下,傲劍和少英雄救回了水嫣,透露出識滄海曾是魔羅血界的人,在血後手下做事,提出的某個條件應該魔羅血后不能接受所以才叛逃出來,本着cp原則預測應該新出的魔羅血界殺手墨雲濤。

波波人形
識滄海

4. 雲海仙門:雲瀟被雪憐小姐姐調戲了,靈雀吃醋滴亞子還是很闊愛噠~另外,赤鱗不出意外應該走魔劍岳線,雲瀟的接天雲關廢墟之謎,應該是解開他身世的關鍵。

鬼智再度上線雲海仙門,君奉天被三個老仙人安排去開副本才能繼承玄尊的家產這波操作應該是鬼智針對太曦進行的,因為在新副本里君奉天看到的是九天玄尊(年輕版)和太曦,猜測下周應該會發現太曦的真正目的,鬼智是在藉機引導逆神七皇留意太曦!

太曦
玄尊年輕版

猜測:這裏的鬼智是真鬼智,引導虛無的文太公,這些都可能是已經化明為暗的夢鈴心假扮的,總之無論是誰,他的目的都是在刻意引導君奉天發現太曦的秘密。

玉龍、鬼智、夢鈴心究竟啥關係?誰是誰?
名劍依舊在想着生計

論名劍如何謀生!

看少英雄如何帶娃!

看玉龍、雲瀟如何撩妹~

【天越19、20章劇情預告】

入山堂畫疵謀除異己   闖聖扉太曦聖殤初現

仗節山堂,暗夜密會,一道源自魙域的封印,洩漏八鋒郡王墨人身分,畫疵骨丑以此要脅向南宮,替己一除鬼齋狐、玉龍隱士、西窗月三大仇敵,向南宮沉吟片刻,竟是慨然答應!另外,西窗月無意間從向小簪之口,得知向南宮涉有奪魔筆之嫌,準備與鬼齋狐一同前往仗節山堂。三人衝突,一觸即發!

密洞內殺機叢生,奪筆負傷的神煌耀世,遭遇琅都夜王、東皇雪率兵圍殺。本是一脈相生,卻成父子相殘,雙方劍起刀落,招不容情,眨眼間,已是數番生死輪迴!

血仇難解,恩怨了斷,八歧邪神獨對俠儒無蹤尹瀟深與凄城,為保凄城,俠儒無蹤豁命相搏。兩人三度交戰,八歧邪神意外察覺,尹瀟深體內潛藏的祕密,獄婪主動說出自身弱點,尹瀟深內心覺悟,極破真元欲與獄婪同歸於盡。

鬼智布死局,君奉天踏入聖路之扉,眼前竟是昔時九天玄尊對抗太曦神照之景象。為徹底消滅罪惡根源,太曦決心重啟秩序,行使聖殤之權,九天玄尊無力回天,君奉天再化天虓皇,父子同運玄黃極創之能,而這段似真似幻的考驗,又藏有多少苦境秘史?破壞神厄禍與太曦神照,究竟有什麽恩怨?

《霹靂天越》第19章:父子情深,傳承的真諦;第20章:血仇

我是春卷,

關注我,了解更多布袋戲劇評!

此外,

轉載內容春卷的內容,

或者發布到其他平台,

請私信聯繫春卷文章授權,

商用必究!

往期精彩↓↓↓



我是可愛的小春卷,

可御可蘿還很甜!

我們下周六見吧!

(劇評固定更新時間:周六)

我不能再能創造了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我不能再能創造了點擊進入查看全文>萬萬沒想到,沒想到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