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大當婚(二十八完結篇)

現pa(連載中)

渣文筆慎入

生子預警

(私設男子擁有隱性基因也可生子,但擁有其基因並生子概率不足7%)

cp 主忘羡 曦澄

 

緣起魔道,情系墨香!

    

藍啟仁臨走之前,專門去A大見了校長,將魏無羡後續休學的事跟自己曾經的學生通了氣。

期末考完之後,藍忘機第一時間將魏無羡送回了魏家,畢竟幾位長輩們也擔心很久了。

除了魏長澤和藏色,藍青蘅夫婦,江楓眠虞紫鳶還有江厭離一家三口也是早早過來等着了,自然是不小的陣仗。

藍曦臣提前一天過去學校接幾人,讓助理開車將三人的行李帶回來,自己則親自將三人帶回,江澄坐副駕,藍忘機抱着嗜睡的魏無羡坐在後座,輕摟着那人,一拍一拍的哄睡,整個人都是肉眼可見溢出的溫柔。

一般來說五個小時左右的車程,考慮到魏無羡的身體,四人在路上多花了兩個小時,堪堪在晚上六點才到了魏家。

一群人聽着動靜,便出來在門口侯着了。

尤其是金凌,連連叫了兩聲“啾啾”,便被江厭離捂住了嘴巴,示意他小聲一點。

江澄率先下車,替兩人打開了車門,藍忘機便抱着熟睡的魏無羡下車,幾位長輩見人困了,便壓低了聲線,手勢示意藍忘機先將魏無羡抱去房間睡會兒,藍忘機點點頭,抱着人先行上樓。

藍曦臣去停車,江澄便只能留下來先接受長輩們的問話,

藏色:“阿澄啊,你們回來路上可還順利?”

江澄:“沒事,很順利,藏色姨您不用擔心。”

藍夫人:“阿澄,坐了一天的車,累不累?”

江澄沖藍夫人和藍青蘅笑了笑,

“不累,藍渙開的車,他更累一點,我們都在睡覺”

金凌則一把抱住江澄的腿,沖他傻笑,

“啾啾!想不想阿凌呀!”

江澄抱起金凌,捏了捏他的鼻子,

“你有什麼好想的?吵的慌。”

金凌也不見氣,湊到江澄耳朵邊上,說:

“可是漂釀啾啾說啾啾泥一直都有念叨我哩,還專門給窩買了好多禮物哦”

江澄:“…我那是順便…”

虞紫鳶:“之前你不是陪魏嬰去做的檢查嗎?結果還好?這段時間可有好好照顧?”

江澄:“結果很好,現在也才一個多月,兩個胎兒還小,魏無羡除了嗜睡一點,胃口變挑變大了些,目前還沒有其他比較強的妊娠反應。”

藏色:“那便好,前段時間你們要準備考試,天這麼冷,我還怕阿羡累着了…”

江澄:“我跟魏無羡都在家備考,藍忘機特地幫他安排的時間計劃,挺合理的,而且平時上課都有聽,也沒多累。”

等到藍曦臣停車回來,一群人居然還在門口說話,見江澄被輪着問,一臉無奈,藍曦臣笑了笑,走上前跟幾位長輩一一打了招呼。

見到一旁一臉嚴肅的藍青蘅夫婦,又不得不斂了神色,低聲叫了一聲,

“父親,母親。”

藍青蘅也不答,似乎有氣,藍夫人便應了一聲。

江厭離見這邊氣氛不對,也趁機搭話,

“大家也別都站門口了,先進去坐吧,這天兒也怪冷的,別著涼了。阿凌你舅舅也累了,快下來,自己走。”

金凌失望地點點頭,“哦”了一聲。

不一會兒,藍忘機便從樓上下來了,客廳人都齊了,坐了一圈兒。

藍忘機徑直走向藏色和魏長澤,鄭重向二人鞠了一躬,

“魏叔,藏色姨,抱歉,因為我的問題,讓魏嬰受累了…”

魏長澤一把扶起藍忘機,

“忘機啊,不用這樣,不必將錯誤都攬在自己身上。”

藏色也是忙起身拉住他的胳膊,

“好孩子,你這是干什麼!”

藍青蘅這時也站起來開了口,藍夫人跟着起身,

“長澤,藏色,這件事,雖有婚約在先,可終究還未落實,確是我藍家失了禮數,對不起無羡,也對不起你們了,厚着臉跟你們道歉…”

魏長澤與藏色又轉身去扶藍青蘅夫婦,坦言說:

“無妨,反正他二人彼此心悅,遲早的事,孩子也不知道阿羡會懷孕,不知不怪。青蘅,你倆也別太在意,再這樣,我們也會愧疚,阿羡看到也情何以堪?畢竟…一個巴掌拍不響不是?”

藍青蘅:“既如此,剛好今天大家都在,我便正式…”

察覺到父親的話,藍忘機先一步打斷了,

“抱歉,父親,冒昧打斷您一下,各位長輩都在,我想請大家幫我一個忙…”

魏無羡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家,一時還有些不適應,穿着睡衣便下了樓。

聽見動靜,眾人便噤聲,不約而同看向迷糊的魏無羡,察覺到這麼多人的眼神,魏無羡頓時清醒過來,尷尬地笑了笑,剛要開口打招呼,便被藏色搶先開口,

“阿嬰,醒了?長輩們都在,好歹換個衣服出來”

藍夫人:“不用,怎麼舒服怎麼來,阿羡,不用換,叔叔阿姨不介意的,快下來坐坐吧”

藍忘機早在魏無羡開門的時候便聽到了動靜,先一步起身上前,也不顧長輩們都在場,在樓梯上拉住他的手,

“睡好了嗎?是不是餓了?”

魏無羡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藍忘機牽着他下樓,讓他坐到藏色和藍夫人中間,自己則親自去了廚房拿江厭離她們一早準備好的吃食。

接下來,就是常規的問答環節。

等到魏無羡實在受不住的時候,便沖對面的江澄使眼色,收到魏無羡的求助視線,江澄便轉移了話題,看向一旁的江厭離。

江澄:“姐,你們是今天過來的?”

江厭離點點頭,

“是啊,今天上午過來的。”

金凌見魏無羡一直在吃東西,一臉疑惑,走過去趴在他腿上,

“大啾啾,泥腫么一直在次東西呀?泥很餓么?麻麻說你有寶寶了所以不能抱窩對嗎?”

魏無羡摸了摸金凌的頭,

“對呀,我現在容易餓,因為要吃兩人份,哦不三人份的飯呀~阿凌,等你兩個弟弟或者妹妹出來,我再抱你好不好?現在么,就讓你漂亮舅舅抱一下吧”

魏無羡看了一眼藍忘機,後者便伸手,將金凌抱到了自己腿上。

金凌一聽魏無羡肚子里有兩個寶寶,更高興了,

“哇!【指着魏無羡的肚子】居然有兩個寶寶耶!太好了!他萌還可以一起長大!阿凌就是一個人…”

說完,金凌還幽怨的看了一眼金子軒。

被兒子的視線搞的莫名其妙的金子軒也開了口,

“金凌,你這什麼眼神?幾胞胎是我跟你媽能決定的嘛?”

金凌:“辣為什麼啾啾就可以有兩個寶寶一起!我也想要人陪我一起玩!【看向江厭離】麻麻,你再給我生個妹妹好不好?”

莫名被cue的江厭離:“???”

眼前一亮的金子軒:“!【os:這個可以有!】”

忽視掉金子軒亮晶晶的眼神,江厭離搖搖頭,

“阿凌,如果只是想要人陪你玩,這不是馬上就有兩個弟弟或者妹妹了嘛?再過幾個月,你就可以見到他們啦不是嗎?”

金凌一想,看了看魏無羡的肚子,若有所思點點頭,

“那到時候窩要是想找弟弟妹妹了,窩就要過來這邊住!你萌不可以拒絕!”

金子軒:“【皺眉】金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麼,等你大舅生了,你就該上學了!怎麼?到時候逃學過來也想讓我跟你媽同意嗎?”

藍曦臣:“阿凌就要上幼兒園了嗎?這麼快?”

江厭離點頭,

“年後就去報名”

金凌:“還不似爸爸嗦我大了,該上學了不能再纏着麻麻了”

金子軒:“…”

眾人鬨笑,都誇金凌機靈口才好。

江厭離見金子軒臉色有點難看,便給金子軒剝了個桔子,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消氣。

吃過晚飯,江楓眠和藍青蘅等人便起身準備離開,其餘幾人緊跟其後。

而剛給魏無羡削完水果的藍忘機也站了起來,魏無羡見他也要走,立馬拉住他的手,“蹭”的一下站起來,嚇了藍忘機一跳,趕緊把人摟住,

“魏嬰,放心身子,不可過急。”

魏無羡拉住他的衣襟,委屈的說,

“藍湛…你也要走啊…你…多留幾天…多留幾天好不好?”

藍忘機撫了撫懷中人的背,

“抱歉,魏嬰,我得先回去一趟。”

魏無羡抬頭,滿眼不舍,

“那我跟你一起回好不好?”

藍忘機:“【遲疑片刻后開口】魏嬰,你剛剛回來,魏叔藏色姨都能擔心你,你們先好好聊聊,在家陪陪他們。”

魏無羡見他很堅決,緩緩將頭埋在他的胸前,不說話了,見他這委屈的模樣,藍忘機也心疼,將人摟緊了些,吻了吻他的鬢角,

藍忘機:“嬰,三天後我就回來,好不好?”

魏無羡用力點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江澄聽見二人對話,立馬皺眉,變了臉色,因長輩還在場,便只能低聲吐槽了一句,

“趕着去投胎嘛!魏無羡都這麼留你藍二了,你tm真就忍心走!”

身旁的藍曦臣聽見了,只覺無奈,捏了捏江澄的耳垂,

“晚吟~忘機回去有事處理”

江澄一把拍掉他的手,

“什麼事有魏無羡重要!哼,我看你就是幫你弟說話,行,你們快點走,我留下陪魏無羡!搞得沒了你們還過不了似的!”

見他這樣,藍曦臣總算明白了,江澄是沒理解藍忘機剛剛那番話的意圖,不過也好,這樣一來,有了江澄的配合,便也不失驚喜。

這天晚上,藏色和魏長澤臨時有事出去了,江澄便陪着魏無羡吃飯,飯後,見他一直盯着手機,又癱在沙发上翻來覆去,渾身不自在,便問道,

“你這是幹嘛?在等藍忘機電話嗎?”

魏無羡點點頭,嘆了口氣,

“是啊…藍湛這幾天好像很忙,都沒怎麼聯繫我…說好的三天後就過來的,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一點動靜都沒有…唉…”

想到昨天藍曦臣囑咐自己的話,雖然不清楚他要幹嘛,江澄看了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開口,

“才第三天,也許有事耽誤了,我帶你出去走走吧,剛吃完就癱着,讓你家二哥哥知道了又得不高興了…”

魏無羡看了看江澄,

“去哪兒?”

江澄:“到了你就知道了。”

說著拿出羽絨服,帽子,圍巾,將魏無羡嚴嚴實實裹了起來,自己也穿了大衣,拿起鑰匙出門。

半小時后,二人到了蓮花塢小區。

十八年過去了,這裏的居民樓翻新擴大了,樓下的公園也大大改造了一番,公園中間還設計了一個音樂噴泉池,到了晚上,會有噴泉表演。

天色漸晚,兩人來的時候這裏光線實在太暗,江澄只能寸步不離跟在魏無羡身邊以免他摔倒,也不由得暗自嘀咕了一句,

“藍渙這選的什麼破地方?”

正在江澄吐槽的時候,魏無羡想起來了什麼,轉頭問江澄,

“澄兒,這裡是我們以前住的那個地方吧?”

“我沒印象了,不過是這裏,蓮花塢小區。”

“你怎麼想起來來這裏了?”

“我…”

就在此刻,原本昏暗的小區一點點亮了起來,噴泉表演也隨着開始,擔心水滋到魏無羡,江澄便將人拉遠了一些,疑惑道,

“現在是整點嗎?所以這裡是到點才有燈嗎?”

魏無羡也搖搖頭,直直盯着那些來回變換的水柱,思緒卻也飛遠了,心裏想的卻是藍忘機。

表演結束,魏無羡正百無聊賴盯着彙集在噴泉中央的水柱,透過水柱,便見到那個自己正想着的,模糊而又熟悉的身影,水柱消失,一身正裝的藍忘機也站在了他的對面,

魏無羡以為自己看錯了,剛想叫江澄,才發現江澄不見了。

藍忘機一步步走近,然後站在了他的眼前,摸了摸他的臉,

“魏嬰。”

魏無羡覺得眼眶發熱,伸出手臂,一下子撲進他懷裡,

“原來是你啊藍湛,我就說江澄怎麼突然帶我來這個地方…”

藍忘機鬆開他,

“是我,我有東西給你。”

魏無羡在他懷裡抬起頭,轉念一想,似乎明白了什麼,

“藍湛,你穿這麼正式,是不是…要…”

沒等他說完,藍忘機便摟過他的肩膀,讓他轉身。

然後,他便看到噴泉廣場周圍,站着的都是熟悉的人,除了長輩們,還有聶懷桑這群朋友們,就連藍啟仁也在。

每個人的手裡都有一枝花,和一封信。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手裡便被藍忘機塞了一跟紅線,

“魏嬰,順着紅線過去。”

魏無羡此時腦子里一片空白,不知作何反應,聽了藍忘機的話就懵懵的往前走,第一個節點站着的,是江厭離。

江厭離眼睛紅紅的,也是哭過的樣子,看到魏無羡過來,便給了他一個擁抱,

“阿羡…我的阿羡…都這麼大了…要幸福啊…”

魏無羡心裏一陣酸楚,語氣也帶上了哭腔,

“姐…謝謝姐…有藍湛在,我會很幸福的…”

“嗯,好了,來,這是第一枝花和第一封信,給~”

魏無羡伸手接過,江厭離見他沒反應,笑着說,

“阿羡,把信拆了,打開看看吧~”

第一枝花是櫻草花,

第一封信上寫的是:

五歲時,有幸遇見你,那個哭泣的你,可愛的你,就這樣闖入我的視線,從此揮之不去。

嬰,可還記得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與你的初遇,締結與你的緣,是初戀,亦是唯一!香香~

看到最後兩個字,魏無羡不由得笑出聲,轉頭看了眼仍在那邊等待的藍忘機,說,

“原本不記得了,不過,答案你不都告訴我了嘛二哥哥!我現在知道啦!”

第一封信上的內容並不多,短短几句話,其實魏無羡也想不起來與藍忘機的初遇到底是何情形,只是現在,佔據內心的,依舊是那份愈加深沉的愛與悸動!

第二個人,是藍夫人。

“阿嬰~阿姨從見你的第一面開始就很喜歡你,一路看到你跟阿湛走到今天,阿姨真的很開心,謝謝你…以後,跟阿湛好好的,有什麼不順心的,或者阿湛他欺負你讓你受委屈了,跟阿姨說…阿姨幫你教訓他…”

“好~謝謝藍姨~不過藍湛不會欺負我的我們會很好的…”

“嗯,那…叫我一聲吧”

“媽…”

“誒~終於等到了~”

收到的第二枝花,是粉紅色天竺葵,寓意是:很高興能陪在你身邊。

第三個人,是藍曦臣。

“無羡,這些話其實我也一直想說,沒找到機會,今天剛好,就一起說了,剛搬過來沒多久,我與忘機便遇到了你們,緣分也是從那時開始。不知道你還能不能記起,你與忘機的娃娃親,我們四個可都是見證者,可真要說起來,當時在遊樂場看到求婚後就拉着忘機往家裡跑,然後當著母親的面說要娶忘機回家做老婆,真正能夠稱得上見證全程的其實只有我。【輕笑一聲】我挺震驚的,也不怎麼當真,畢竟,你們三個都還小…可是後來,我也是一路看着我這個弟弟陷進去的,我想,他應該是從很小的時候就對你有心思了,所以,相信他對你的感情,以後,都好好的!大哥祝你們幸福!”

第三枝花,是深紅薔薇,寓意為:只想與你在一起。

就這樣,一個接一個,一封接一封,一圈輪完,便順着紅線來到了藍忘機的身邊,不知何時他的懷裡多了一捧玫瑰。

魏無羡笑着,朝着那人走過去,

“我就說嘛~收到這麼多花都沒有玫瑰,原來在這兒等着呢~二哥哥?”

藍忘機定定地看着他,點頭,

“嗯。”

魏無羡:“嘿嘿嘿~那~按剛剛的流程看,你得先說然後再把花給我了,好啦,說吧,我聽着呢!”

藍忘機並沒有直接開口,而是與其他人一樣,先從懷中拿出一個信封,遞給他,

魏無羡也自然接過,拆開,

“…沒想到你這也還有一封呢…廢了不少功夫呀二哥哥~”

信上寫着:

“魏嬰,十八年前,我們在這裏相遇,那時,我也沒想到能夠與你走到一起,不過,自那時起,你的出現,便註定與其他人不同。我自認性格冷漠,不喜接觸生人,可對於你,從見面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開始,就已然觸動了我的內心,佔據了一席之地,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擴大。”

“嬰,我第一次感受到的心悸,是兒時離開你時的不舍;第一次感受到的心痛,是看到視頻中的你上氣不接下氣的哭泣;第一次感受到的心慌,是每一次覺得你離我越來越遠…我想對你好,想陪在你身邊,想給你一個家,對於我們所經歷的一切,與我而言,都是至純至真的情,而這樣的情,這樣的你,足以讓人沉迷,不忍放手…”

“——愛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餘生,惟願有你!”

藍忘機將玫瑰送給了魏無羡,然後單膝跪地,掏出了戒指,

魏無羡眼眶的淚早就盈不住,如今卻也顧不上擦了,

“魏嬰,我本不是話多之人,今天最想說的,是’我愛你’,其餘的,我用餘生,慢慢告訴你可好?求婚…雖是晚了一些,但…你願意嫁給我嗎?”

魏無羡沒忍住破涕為笑,俯身在藍忘機的額頭落下一個吻,

“二哥哥,寶寶都有了,你說呢?【突然大聲】藍湛!我也愛你!我願意跟你在一起!一輩子!永遠!”

在調整花束位置后,魏無羡伸出了右手,

藍忘機將戒指一點點推進他的無名指上,然後珍而重之地在上面落下一吻。

塵埃落定,歸於圓滿。

餘生能與你一起,足矣!

而與此同時,樓上也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魏無羡這才發現,周圍的居民樓都亮起了燈,並且在看現場。

“藍湛!你…你…你安排的啊!”

“嗯嗯,只是請求他們配合而已。”

而平時張揚慣了的魏無羡,此刻卻很矛盾,一方面覺得十分害臊,當著這麼多人面呢…而另一方面,卻也想要讓全世界都知道,藍忘機與魏無羡在一起了!

不過,還沒等他反應,已經有人先幫二人安排了。

要說表白,怎麼可能沒人起鬨?

聶懷桑他們好不容易聚一起,見氛圍剛好,便開始喊,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處於中心處的二人無法拒絕,在千百人的祝福中,忘情的擁吻着彼此。

雖然明知是遲早的事,正式看到魏無羡被人拱了,江澄實在是忿忿,正想找聶懷桑幾人吐槽一番,卻被藍曦臣突然拉住了手腕,往居民樓上走,

江澄:“藍渙!藍渙你幹嘛!”

藍曦臣:“晚吟,跟我去個地方!”

江澄:“去哪兒啊?誒你慢點!”

之後,江澄便被帶到了以前住的那間房子門口,因為那時還小,江澄根本不記得這裏,

“你幹嘛來這裏?有親戚住這兒?”

藍曦臣也不說話,掏出鑰匙打開門就進去了。

“這…你怎麼有鑰匙?”

“晚吟,你應該不記得了,不過沒關係,我告訴你,這是你以前住的房子,那時,無羡拉着忘機的手,走到我母親面前說要娶他的時候,你也握住了我的手,還叫我’老婆”

見他往事重提,江澄實在臊得慌,

江澄:“…那時候知道什麼?有樣學樣罷了…”

藍曦臣:“晚吟,今天本來是忘機求婚,可我剛剛看到他倆擁抱在一起的場景,卻也忍不住幻想我與你的未來…”

說完,攬住江澄的雙肩,直直看着他的眼睛,

“晚吟,等你畢業,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江澄難以置信的看了他一眼,

“你確定?藍渙,別告訴我你現在是在求婚?”

“現在求婚確實草率了一點,不過,我希望先得到你的承諾,晚吟…讓我心裏有個底…”

回想兩人一路走來,江澄才發現藍曦臣都是主動的一方,而自己確實…

猶豫了片刻,江澄點點頭,

“答應你就是了,別喪着臉,難看。”

藍曦臣立刻露出笑容,抱住將江澄圈進懷裡,在他耳邊輕語,

“晚吟,我想…”

察覺到這人的意圖,江澄卻猛的推開他,輕哼一聲,

“哼…藍渙,你忘了你上次幹了什麼嗎?說好了三個月不許碰我的!”

藍曦臣:“我以為的碰…是像上次那樣…到最後的…晚吟~”

被藍曦臣深情的注視,江澄自認會被美色所迷,想想也有道理,畢竟自己…還是想與這人親密接觸的…

江澄:“…哦…”

雙唇一點點靠近,直至貼在一起,然後分開,兩人對視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情動,藍曦臣溫柔的含住他的上唇,吮吸一會兒,然後又覆上去,一點點撬開他的牙關,江澄則一點點回應。

求婚成功后的第二天,因藍忘機提前安排好了一切,一大早便帶着魏無羡去了民政局。

而江澄,在大學畢業的時候,也是一手畢業證一手結婚證。

童年時候相遇,在最好的年紀相愛,心因你而動,因你而痛,因你而喜。

在這世上珍貴的東西總是罕有,所以這世上只有一個你。

Fin.

《“藍”大當婚》正文部分就此完結啦!總字數12w+,讓各位久等了!

其實關於汪嘰的求婚我真的想了很久,不過最終還是決定以最簡單的方式吧,如果不滿意,婚禮留了下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

又填完一個坑啦!文筆依舊垃圾,還是那句話,情節都是私設,人物崩了怪我,見諒!

關於忘羡曦澄的孕期生活和各自的糰子,還是決定放在番外,按照之前所說的設定,忘羡雙胞胎,曦澄龍鳳胎。

感謝一路追過來的你們!

(對了,其實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很久了,b站的粉絲數比LOFTER多,閱讀量卻非常低,更別說點贊評論,自己都要懷疑粉絲都是哪兒來的,又完結一個了,要不…請大家評論冒個泡?)

七月版最新測評拆解頂配版華強北二代彈窗100%不跳電,負一屏長駐電洛達1536u虎頭標主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七月版最新測評拆解頂配版華強北二代彈窗100%不跳電,負一屏長駐電洛達1536u虎頭標主點擊進入查看全文>華強北,TWS,無線充電,實際性,之八九,藍牙耳機,保駕護航,交流學習,第一周,最好的,指示燈,聊天記錄,解決方案,個人觀點,最新版,不一樣,有意義,有良心,揚聲器,立體感,2020年,90分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