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黑暗版的京紫同人構思,是假設薇妹沒有領悟“愛”的

暗黑版紫羅蘭永恆花園同人構思——殺人人偶

 

 

這是假設基爾伯特少校死的早,從而導致薇妹被另一個比較邪惡的、心術不正的軍官帶偏,沒有完全領悟“愛”的故事線。這樣的薇妹仍然還是熱衷於殺戮,並且具有愚忠的思想。

 

戰時,薇爾莉特在基爾伯特少校麾下的萊頓國特殊突襲部隊服役。

基爾伯特少校看薇爾莉特連戰俘都殺,就嚴肅地批評薇爾莉特,教育她要優待俘虜之類戰爭的人道主義的道理,其實這就是“愛”的思想的萌芽。其實少校正因為關心愛護薇妹,才會這樣苦口婆心地做她的思想工作。少校送給薇妹祖母綠胸針的關鍵情節,這裏也有。

但是,基爾伯特少校不幸在一次戰鬥中(比原著)提前陣亡了,薇妹感到非常悲痛。

這成為了改變薇妹命運的關鍵節點。

基爾伯特陣亡后,上級給薇妹所在的部隊新派來了一位指揮官,達德爾中校。

而達德爾中校就像我們真實歷史上的納粹軍官,其軍事指揮才能比基爾伯特更強,但是心狠手辣,心術不正,內心比較黑暗。他給薇妹的所謂“思想教育”就一條:堅決地服從他的命令,而從不考慮命令的對錯是非。這就是他對薇妹的思想灌輸。

這樣一來,薇爾莉特剛剛才露出苗頭的“愛”的、人道主義的思想萌芽,就被新來的上級給硬生生地掐滅了。因為失去了基爾伯特少校的諄諄教導,她重新變成了只知道一味服從命令的冷血動物。

達德爾中校命令薇爾莉特槍殺敵軍戰俘,因為懷疑敵人國土境內(東方-北方同盟)的某個村莊藏匿了敵軍的游擊隊員,就下令屠村,薇爾莉特也都照做了。

薇爾莉特甚至開始逐漸喜歡上了這種殺戮的感覺,完全放棄了對“愛”的追尋。

 

和原著故事線一樣,薇爾莉特在最後一次戰鬥中(因坦斯之戰),被敵人打斷了雙臂,被送往了後方的醫院。等薇妹養好傷,並安裝上了机械義肢,戰爭也結束了。

基爾伯特少校的好友,霍金斯中校,來醫院接薇爾莉特,準備將她送到伊芙加登家去當養女,並希望伊芙加登家族能夠好好地教育教育薇爾莉特。

但是,與此同時,達德爾上校也來到了陸軍醫院,要接走薇爾莉特。因為戰爭中立下的戰功,他升到了上校。

因為他的軍銜比霍金斯高,加上背景勢力也比霍金斯的背景勢力強,霍金斯爭不過他,只好眼睜睜地無奈看着他帶走薇爾莉特。

而且這時候的薇爾莉特,因為對達德爾上校愚忠,只願意一味地服從他的命令,也婉拒了霍金斯,而自願跟着達德爾上校走了。

達德爾上校告訴薇爾莉特,她的武藝高強,可以做他的私人保鏢。他還會請人來教薇爾莉特讀書識字,這樣以後他有什麼私人信件,她也可以代寫,就等於是做他私人御用的自動手記人偶,能文能武。薇妹因為有愚忠思想,自然是遵守命令。

但這時的達德爾上校已經決定走上一條黑暗路線。

他已經決定在從軍隊退役后從政,去競選國會議員。

然而有個記者,其實也不是什麼好人。這個記者打聽清楚了達德爾上校家族的某些醜聞,寫威脅信給達德爾上校,索要一筆巨額的“封口費”,要是不給封口費,他就會把醜聞公布在報紙上,這樣就會嚴重影響達德爾的競選。

達德爾上校惱羞成怒,於是就命令薇爾莉特去暗殺這個記者,薇爾莉特也照做了,且不留痕迹。

達德爾上校要競選國會議員,他有個最重要的競爭對手,竟然就是伊芙加登家族的那位老爺(原本可能就會成為薇爾莉特的養父的那個,其他的競爭對手,達德爾上校都可以靠金錢或美色擺平,但伊芙加登老爺為人正直,品德高尚,用任何手段都無法收買他,所以達德爾上校就起了殺心)。於是他就命令薇爾莉特去暗殺這個競爭對手,然後偽裝成是入室盜竊犯所為。薇妹也就毫無感情地照做了,她晚上(凌晨)潛入伊芙加登家族的宅邸,暗殺了伊芙加登家族的這位老爺。因為老爺是和夫人睡在一起的,薇妹也就只好順勢殺了夫人。伊芙加登家的老爺和夫人雙雙殞命(在原作故事線里,本該是他們來收養薇爾莉特的,在這條故事線卻被薇妹殺掉了,真是太黑暗、太悲劇了)。因為要偽裝成入室盜竊犯所為,薇妹也順便拿走了伊芙加登家宅邸的一些值錢的東西。但是,薇妹有個疏忽,就是在匆忙之中,把那枚少校送給她的祖母綠胸針不慎掉落在了案發現場。

因為伊芙加登家族與布甘比利亞家族有姻親關係,與霍金斯的那個家族也認識,很相熟。霍金斯和迪托夫里特都去了案發現場。

警方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一枚祖母綠胸針,這枚胸針並不是伊芙加登家族的物品,背後還刻着“基爾伯特·布甘比利亞”的名字。他們據此推斷兇手應該是一名和基爾伯特少校有關係的女性。看到警方提供的這個關鍵證據,霍金斯和迪托夫里特都猜到兇手應該就是薇爾莉特了。因為他們兩人都知道這枚胸針是基爾伯特送給薇妹的,少校以前跟哥哥和友人說起過送給薇妹胸針的事。霍金斯去醫院探望薇妹的時候,也看到她是戴着這枚胸針的。也只有薇妹會在胸針的背面刻上基爾伯特的名字。

在原作故事線里,基爾伯特贈送的祖母綠胸針,對於薇妹有着非常特殊的意義。但在這條故事線里,這枚祖母綠胸針反而成了害死薇妹自己的關鍵證物。

於是,迪托夫里特、霍金斯就跟着警方來到達德爾上校的宅邸。這時,薇妹正在幫達德爾用打字機寫信。霍金斯要薇妹拿出那枚祖母綠胸針,薇妹拿不出來,面無表情地說不小心弄丟了。迪托夫里特憤怒地揪住薇妹的衣領,說人一定就是你殺的,因為那枚胸針背後刻有基爾的名字。薇妹仍然面無表情,毫無懼色,說那就請你們帶我走吧。

警方就把薇妹抓去審問。那枚背後刻了字的胸針,足以證明伊芙加登夫婦凶殺案就是薇妹所為了。事已至此,薇妹便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但她一口咬定只是因為自己個人貪圖伊芙加登家的錢財所為,盜竊被發現所以才滅口,與達德爾老爺的雇兇殺人完全無關。警方又拷問薇爾莉特,還動了刑,問那個記者遇害的事,薇妹即使受了酷刑,也一口咬定那個記者被殺的事與自己無關。警方無奈,雖然懷疑薇妹殺了那個記者,但找不到那個記者被薇妹所害的相關證據,只好只問薇妹關於伊芙加登夫婦遇害的事。但無論怎麼拷問,薇妹都是堅持說只是個人所為,見財起意,盜竊被發現后只好滅口,與達德爾老爺完全無關。

霍金斯、迪托夫里特都來做薇妹的思想工作,讓她交待真相,也無濟於事。迪托夫里特罵薇妹你真愚蠢,達德爾這樣一個人渣值得你保護嗎?薇妹沉默無言。因為她內心裏已經對達德爾老爺非常忠誠了,所以絕不會出賣自己的主人。

霍金斯勸說警方在審判之前,一定要保護好薇爾莉特,因為他了解達德爾的為人,擔心達德爾會派人(利用在警方里的卧底)把薇妹滅口。

達德爾將薇妹盜竊的財物悉數歸還,說是在薇妹的房間里發現的。他假裝沉痛地說,自己真是教育手下無方啊,手下竟然干出了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應該嚴懲。警方、霍金斯、迪托夫里特雖然都懷疑達德爾利用薇妹殺害政敵,但是卻苦於沒有證據,因為薇妹不願交待。

達德爾家族還秘密賄賂警方高層,授意薇妹殺死伊芙加登家族這件事可以不用再調查下去了,就以薇妹私自見財起意殺人結案。

於是薇妹就被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因為薇妹在參軍的時候虛報了年齡,此時她名義上的年齡已經算是成年了(按萊頓沙夫特里希的法律,是從十六歲開始算成年),所以會被判處死刑。

臨刑前的一個晚上,薇妹夢到了基爾伯特少校,和他緊緊地擁抱。在夢中,基爾伯特少校對薇妹說“我愛你”。薇妹的眼睛濕潤了,從夢中醒來,心想自己死了也好,就可以去另一個世界見到基爾伯特少校了。

處刑的那天早上,霍金斯最後來看望薇妹,對薇妹進行最後的勸說努力,跟她說現在交待真相還來得及,你對你的老爺愚忠,被他利用,只當成殺人工具,這樣值得嗎。薇妹因為對達德爾過分愚忠,此時仍然堅稱凶殺案乃是自己一人所為,與老爺無關。霍金斯只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含淚目送薇妹被送往刑場。

一個月後,達德爾順利當選國會議員。但履職還沒多久,就在國會大廈門口被霍金斯當場刺殺。因為霍金斯認定就是他害了可憐的小薇爾莉特。

 

 

 

 

 

 

 

 

 

 

 

 

 

 

 

 

 

 

捷克PA-II型裝甲車,綽號“烏龜”,前後都有駕駛員

一戰後,剛剛成立的捷克開始依靠本國雄厚的軍工產業強化自己的軍隊,鑒於一戰時期裝甲車優秀的戰場表現,捷克也於1920年制定了新型裝甲車的建造計劃,其成果就是PA系列裝甲車。PA-II裝甲車最初斯柯達公司在意大利菲亞特卡車底盤的基礎上,開發出了PA-I裝甲車,它採用了雙驅動系統,車輛兩頭都布置駕駛室,方便越野和倒車。車輛的行駛性能很不錯,操控性很好,並且安裝了圓弧形的裝甲板。PA-I型裝甲車更像是實驗性質,它沒有量產就被PA-II代替。後者在前者的基礎上保留了雙驅動底盤,車內布置基本相同。在裝甲防護

捷克PA-II型裝甲車,綽號“烏龜”,前後都有駕駛員一戰後,剛剛成立的捷克開始依靠本國雄厚的軍工產業強化自己的軍隊,鑒於一戰時期裝甲車優秀的戰場表現,捷克也於1920年制定了新型裝甲車的建造計劃,其成果就是PA系列裝甲車。PA-II裝甲車最初斯柯達公司在意大利菲亞特卡車底盤的基礎上,開發出了PA-I裝甲車,它採用了雙驅動系統,車輛兩頭都布置駕駛室,方便越野和倒車。車輛的行駛性能很不錯,操控性很好,並且安裝了圓弧形的裝甲板。PA-I型裝甲車更像是實驗性質,它沒有量產就被PA-II代替。後者在前者的基礎上保留了雙驅動底盤,車內布置基本相同。在裝甲防護圓弧形,斯柯達,車底盤,裝甲車,警察部,菲亞特,鋼芯彈,裝甲車輛,設計思想,機槍手,突擊炮,自行火炮,重機槍,操控性,輕武器,意大利,駕駛室,實驗性,機動性,輕機槍,很不錯,發動機,駕駛員,奧地利,組成員,並沒有,無線電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