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色吹雪襯衫與尾巴(貓咪祭)

  反正就是獸耳祭,和警察吹雪前面就不寫了就直接寫她倆同居之後的日常吧(主要是太麻煩了)

      

       夏色祭將白色的襯衫從覆蓋著一層泡沫的水裡取出,盡量擰乾一點  倒掉盆里的水重新添置,將襯衫在水裡洗了幾遍,再拿起來擰乾掛起來。

       

       都怪吹雪,要不是她那天突然從後面襲擊,捏住了她的尾巴她也不會把番茄醬弄撒在襯衫上了,還把廚房搞得像凶殺案現場一樣,不過罪魁禍首倒是一點愧疚心都沒有 直接乾脆利落的把這件白襯衫脫掉了――想起這件事夏色祭就有點生氣,本來以為吹雪脫了她的衣服把她摁在沙发上兩個人就能度過一個愉快的中午,結果警局裡一個電話就把吹雪叫走了,剩下他一個人和沙發抱枕面面相視。

        不過還沒等她想完,就聽見了開門的聲音,夏色祭覺得自己的頭和身體脫節了。她默默地想,我明明還在生氣,可是現在為什麼在她懷裡?

     

         吹雪把下巴放在小貓的頭頂上,一隻手拎着袋子摟着她,另一隻手去團她的尾巴,說道;我買了你喜歡吃的蛋糕,你想我了嗎?

   

       夏色祭把臉往她的頸窩裡埋了埋,尾巴自動纏上了吹雪的手腕,軟着聲音說道;‘想了……’ 不過夏色祭還是感慨的想到,果然眼前這個人只愛她的尾巴 ,不過看在蛋糕的份上就暫時原諒她吧。

        算了反正我也愛她,如生命 。

啊這是在lofer看到的一篇文章所以就帶入了一小段,沒錯就一小段別的地方帶不進去所以就只寫這麼點了 。咕咕咕….

明日方舟同人文隨筆 不起眼的硬幣

注:隨筆的文章為一篇一個獨立世界觀(除了博士源石技藝不變之外)前方含有少量ooc(大概吧)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奶奶!”在一個龍門偏遠鄉村中,一個白髮少女奔向前方的老婦人,老婦人輕輕撫摸着她,緊接着將她護在身下……“奶奶,不要……是個夢啊……”一位黎博利少女獃獃從座位上站起,走下車,來到了對她來說陌生的哥倫比亞……少女四處張望着,卻被一個流氓撞到在地:“喂,外鄉人,你是沒長眼睛嗎!”“對不起……”“對不起有用嗎!”流氓一把扼住少女的咽喉,像提起小雞一樣提起她,“你打算怎麼陪我啊!”“前面的,我勸你

明日方舟同人文隨筆 不起眼的硬幣注:隨筆的文章為一篇一個獨立世界觀(除了博士源石技藝不變之外)前方含有少量ooc(大概吧)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奶奶!”在一個龍門偏遠鄉村中,一個白髮少女奔向前方的老婦人,老婦人輕輕撫摸着她,緊接着將她護在身下……“奶奶,不要……是個夢啊……”一位黎博利少女獃獃從座位上站起,走下車,來到了對她來說陌生的哥倫比亞……少女四處張望着,卻被一個流氓撞到在地:“喂,外鄉人,你是沒長眼睛嗎!”“對不起……”“對不起有用嗎!”流氓一把扼住少女的咽喉,像提起小雞一樣提起她,“你打算怎麼陪我啊!”“前面的,我勸你黑心老闆,外鄉人,冷眼相待,你在逗我,嘔心瀝血,哥倫比亞,祝你好運,知識產權,對不起,棒球帽,等一下,你是誰,高材生,那個女孩,不好意思,無人問津,一個男人,世界觀,沒想到,是我的,在路上,辦公室,大家庭,OOC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