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林檎]怪你過分美麗

8.

兩人走在城市的豪華別墅區內,最後在一棟樹木掩映的龐然大物前停了下來。

“我到家了。” 雲寶黛西對着蘋果傑克說。

“那我走了啊。”蘋果傑克望瞭望眼前的人準備離開。

雲寶黛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眼裡透着幾分的挽留。

“那麼晚了,怕你回去有危險,今天晚上在我家留宿吧。”

蘋果傑克笑了笑,勾人的心魄。

“我怕我留下來,才會有危險。”

雲寶黛西黑臉,”……”

“那我走了,半夜別出來亂跑” 

蘋果傑克轉身。

“我神經病么,半夜不睡覺出來亂跑?” 雲寶黛西挑挑眉。

就好,只要不出門就不會有危險。

蘋果傑克微笑,繼續調侃道”我怕你想我,會到處找我” 舉起手”記得有事給我打電話。”

雲寶黛西斜眼,雙手抱胸”切,鬼才想你。”

話語剛閉,蘋果傑克越過雲寶黛西,眼角上挑,輕聲說。

“如果你不見了,我會想你。”

雲寶黛西痴痴望着那漸漸消失於黑暗中的背影,心頭悸動。

“剛剛那是……表白么。”

奢華的水晶吊燈,把房子照的出奇明亮。

以至於雲寶黛西一進門就發現有人正和自己爹地坐在皮沙发上,兩人握手,想剛好達成共識。

那人身穿筆挺的黑色西裝,挺拔的身軀活脫脫一個摔跤手。

見到雲寶黛西,那人站起身來面露微笑。

“小黛西!你過來跟叔叔問好。” 爹地表情嚴肅。

雲寶黛西這才想起,眼前的這位是爹地的交好,自己從小就見過他。

雲寶黛西走了過去,面無表情地習慣性打招呼,”詹姆斯叔叔好。” 說罷便一屁股坐在一旁的皮沙发上,隨意地翹起二郎腿。

爹地眉頭緊皺,”小黛西,我問你昨天晚上去哪裡了?”

聽出語氣的嚴峻,雲寶黛西直起了身子,一本正經臉,”哦,昨天晚上我去找朋友交流學習,因為時間太晚就在她家休息。”

“哦?據我所知,你昨天晚上在一家酒吧跟人打架,最後警察都出動了” 詹姆斯依舊微笑着,俯視着雲寶黛西。

“要不是我後來出面,還輪到你瘋到現在才回家?” 爹地臉通紅,接近憤怒。

詹姆斯一臉的無奈”哎,這孩子怎麼搞的,太不誠實了” 

爹地斜斜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怪自己對女兒太嬌慣了,現在真的對女兒沒了招。

詹姆斯見勢,伸出手拍拍她爹地的肩膀,溫文爾雅的說。

“放心,就交給我吧。”

聽到這話,雲寶黛西猛地站起來。

“什麼!交給你?爹地! 他什麼意思?!”

爹地沒有看她,嘆了口氣說到”我要把你交給詹姆斯叔叔管教一段時間,你現在就跟叔叔走。”

“我不走。”雲寶黛西吼道

“不走也得走,這是為你好。”

半小時后,雲寶黛西被塞進了詹姆斯的車。

全家人都目送雲寶黛西離開,

車緩緩行駛着,別墅區的影子越來越小,小到燈光泯滅在黑暗中。

“小黛西,把安全帶系好。” 詹姆斯一就溫文爾雅的語調命令人。

“不系。” 雲寶黛西一動不動地躺在副駕駛座上。

“那我來幫你吧” 詹姆斯抬手扯過安全帶,越過雲寶黛西,不經意間袖子微微被帶起。

雲寶黛西一眼撇過,立刻抬手摁鬆了安全帶。

頭微微抬起,惡狠狠地盯着駕駛座上的人。

“你不是詹姆斯叔叔。”

旁邊的人面不改色,”哦?我不是詹姆斯,那我是誰呢?”

“冒牌貨,你最好告訴我你的目的!” 雲寶黛西渾身帶着冷意。

車停了下來,旁邊的人朝雲寶黛西轉過頭,空氣中隱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火藥味道,鑒於直覺,雲寶黛西右手迅速搭上了車門開關

“目的很簡單,你很快就知道了。”

話音剛落,雲寶黛西拉開車門撲向車外。

刺啦啦!

“啊!”

晚了,電流瞬間擊敗脆弱的神經,世界一片昏暗。

——

腳踩影子,蘋果傑克的腳步似乎悠閑自在。

“跟夠了沒有,快出來!”

蘋果傑克語氣冰冷,朝斜後方望去。

砰砰!

兩發子彈劃過空氣,撕拉作響。

低腰,側頭!

躲過了子彈。

“呵呵,accipiter果然厲害。”黑暗中,一個女孩拍手迎了上來。

蘋果傑克表情素然,”grind,好久不見啊。”

女孩冷笑,”是啊,那麼長時間,我可是天天在想着殺你呢!”

“你的好勝心真讓我噁心。” 蘋果傑克怒視着對方,燈光落下,碧綠的眸子里滿是怒火。

grind笑了,笑聲刺人。

“誰都知道accipiter和crow是最深受血幫統領厚愛的下屬,多少人永遠被你們踩在腳下,受盡你們帶來的屈辱,還好後來統領殺了crow,你這個傻子誓死要為crow報仇,垂死之際該死的石頭救了你。你還真是命大!”

蘋果傑克不由得捏緊拳頭,grind所說的每個字,都如同在血淋淋的傷上面撒鹽。

“還有,順便一提,crow的屍體可真是難看啊,沒人肯為她收屍。” grind故意挑撥着,享受着觀看曾經的強者生不如死的表情。

憤怒、不甘幾乎要泯滅理智,可是,答應了crow,不要再為她報仇……

風又再次呼嘯於耳邊,彷彿crow在耳邊反覆說著”不,不……”

蘋果傑克的頭越來越痛,指甲已經陷到了肉裏面,她望着遠處一臉得意的grind,多想一拳砸上去! 

可是……crow的影子模糊交織在自己眼前,銀色短髮,血紅的瞳孔,她搖着頭,一臉的懇求……

蘋果側頭,幾乎都站不穩,但她還是穩住了自己的聲音,”我不打算再為crow報仇,我將不再是血幫的威脅,請你不要再糾纏。”

“血幫是不會相信你的,除非你死了”

grind拿出手槍,對準蘋果傑克的頭。

砰!

撲通!

一個人倒在了血泊中。

“accipiter,你現在就像一條可憐的流浪狗,咳咳”

“流浪狗也有自己的活法。” 蘋果傑克越過血泊,走向遠處。

哈密瓜遇夫記 05

Gucci耷拉着它的毛絨腦袋,趴在路口不肯動彈。  “Gucci,起來啊!”  無論can怎麼求Gucci,Gucci都不肯起來。  幸好路口沒有什麼人,旁邊還有一張木椅。can坐在木椅上,手托着腮,不知道該怎麼把Gucci領回家。  Gucci忽然抬起它的頭,一掃之前的萎靡不振,變得神采奕奕。  “Gucci今天一點都不乖,走吧,can哥哥帶你回家。”  Gucci只是抬着頭,整個身子還是趴在地上。  “你有比它乖嗎?”  “我當然比Gucci乖,我又不會像Gucci一樣隨便亂跑。”  等

哈密瓜遇夫記 05Gucci耷拉着它的毛絨腦袋,趴在路口不肯動彈。  “Gucci,起來啊!”  無論can怎麼求Gucci,Gucci都不肯起來。  幸好路口沒有什麼人,旁邊還有一張木椅。can坐在木椅上,手托着腮,不知道該怎麼把Gucci領回家。  Gucci忽然抬起它的頭,一掃之前的萎靡不振,變得神采奕奕。  “Gucci今天一點都不乖,走吧,can哥哥帶你回家。”  Gucci只是抬着頭,整個身子還是趴在地上。  “你有比它乖嗎?”  “我當然比Gucci乖,我又不會像Gucci一樣隨便亂跑。”  等Can,勞力士,GUCCI,TIN,LEMON,不知道,寵物狗,帶你回家,並沒有,小傢伙,太平洋,一點都沒有,此時·此刻,映入眼帘,不知所措,欲哭無淚,有什麼,看上去,怎麼辦,厚臉皮,好得多,怎麼樣,可愛的,毛茸茸,小東西,我可以,第一次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