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這個醫療部不太正常

沙雕段子集,要了解一下嗎

先寫這麼多,之後的等我高考結束再說

(1) 

眾所周知的是,醫療部的總負責人是羅德島太后最高管理者之一的凱爾希醫生。 

眾所周知的是,醫療部並不都是正常人,剛接受完嘉維爾治療的幹員如是說道。 

不那麼眾所周知的是,醫療部都不是什麼正常人。 

(2) 

說醫療部不都是正常人這件事,其實並沒有什麼問題。

畢竟,除了醫療幹員外,這裏還有一坨不是……一架醫療小車Lancet—2,可露希爾出品,品質保證,智能醫療機器人,讓您醫療無憂。 

可露希爾你過來,我們把廣告費結一下。 

 (3)

“嗯,性別女,最喜歡的人是可愛的可露希爾姐姐……”醫療小車剛搬到醫療部的時候,華法琳隨手翻着資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醫療部就爆發了能震碎試管的笑聲。 

華法琳邊笑邊拍Lancet—2的白腦袋,“都活了幾百歲的人了居然叫自己姐姐哈哈哈哈哈哈……” 

 

(4)

“華法琳前輩,這個拍壞了是不是要賠啊……”蘇蘇洛在一旁小聲地提醒。 

“沒事,反正她這個月工資已經被凱爾希醫生扣成負的了,不差這一點。” 

(5) 

醫療部實習生眾多。 

但即使是實習生,也不是什麼善茬兒。 

 

(6) 

你見過猛男嗎? 

繃帶能扔十五米,棒球棍丟西瓜,醫療部少見的男性生物的那種。 

歡迎到醫療部圍觀安塞爾。 

“我覺得他一繃帶下來,我腦袋上多了個傷口!”某十五米開外的幹員捂着頭咆哮。 

(7)

看到那碗湯了嗎?

對,就是那碗綠油油的,漂這幾片不明恭弘=叶 恭弘片的湯。

全名“芙蓉的營養湯”

嘗一口,味道怎麼樣?

知道為什麼當時餐廳寧願人手不足也要把芙蓉的簡歷退回來了嗎

(8) 

羅德島幹員都有一個共識,

無論看起來多麼安全的走廊,都要擔心潛在的危險,

比如華法琳的麻袋。 

說不准你醒來之後就躺在醫療部的手術台上和一位血魔四目相對。 

幹員斯卡蒂需要追加一樣風險,

兩百人份的安眠葯。 

雖然斯卡蒂本人並不是很在意。 

(9) 

自從幹員阿加入羅德島后,

走廊的風險係數直線上升。 

不僅要提防從天而降的麻袋,

還要擔心身後有沒有奇怪的藥劑。 

雖然這些藥劑大部分醫療效果不錯,

但是鑒於藥劑極其隨機的副作用和一言難盡的味道,所有幹員一律表示拒絕使用。 

 尤其是狙擊組和術士組的幹員(這誰受得了啊.jpg)

(10) 

醫療部人才輩出 

前有羅德島一把手凱爾希,斬斷晨昏的劍聖閃靈、後有人形電腦白面鴞、無人機科學家赫默、法杖錘人嘉維爾……不好意思,可能是凱爾希帶的頭太好了。

(11)

凱爾希一直對羅德島修建的艦橋十分滿意,

華法琳掛上去,剛好,

直到某天,她抓到了密謀邀(綁)請(架)斯卡蒂做實驗的阿和華法琳。

嗯,艦橋應該建大一點。

(12) 

炎蓉現在很糾結, 

源於吃夜宵的時候被年塞了一把花椒, 

她現在有點胃疼, 

要不要去醫療部, 

今晚值班的是嘉維爾。 

(13) 

赫默忙着手術,恰逢伊芙利特體檢。 

“我不管,我要赫默!”小薩卡茲一臉不情願。 

“赫默醫生正忙,系統自動推薦其他醫生。”白面鴞停了兩三秒,“嘉維爾。” 

“不要,她上次敲我的頭現在還疼。” 

“末藥。” 

“不要,她的葯好苦。”薩卡茲似乎想起來什麼不好的回憶。 

“Lancet—2。” 

“不要,她會朝我塗綠色的口水。” 

(14) 

你問為什麼不叫華法琳? 

不好意思,這位直接被系統否定了。 

(15) 

“是不是你們沃爾珀一族都擅長醫療?”某醫療部幹員看着作戰記錄里的調香師、末藥、蘇蘇洛和安潔麗娜發問。 

芙蘭卡鋁熱劍警告 

史都華德法杖警告 

霜恭弘=叶 恭弘凝冰槍刃警告 

紅雲雙弦開弓警告 

(16) 

雖然阿掛着特種的名號,但他是一個很有醫療天賦的幹員。 

為此,凱爾希醫生特批了一間實驗室給他。 

雖然阿是一個很有醫療天賦的幹員,但他也很能製造醫療事故。 

被阿詢問“是否對醫療事故敏感”的博士如是說道。 

(17) 

阿在醫療部混的很好,除了他的醫療天賦,剩下的原因是他經常來找華法琳。 

自從發現對方是血先生之後,來的更頻繁了。 

(18) 

為了挽救自己因迫害幹員斯卡蒂而慘遭剋扣的工資,

華法琳在人事部找了份兼職,

幫忙寫檔案。 

這就是為什麼你能在一堆幹員的檔案里翻出華法琳三個字。 

 

(19) 

在吽加入羅德島之後,博士開始思考一個問題, 

是不是重裝都喜歡下廚 

然後看了看餐廳里的角峰、古米、火神。 

(20) 

聽說吽有修理電器的能力,

博士看了看被伊芙利特一高興燒壞的冰箱。 

吽你能來一下嗎? 

(21) 

重裝幹員私下討論過為什麼吽會治療的問題。 

得出結論, 

阿試劑的前臨床試驗品很可能是吽。 

(22)

Lancet—2一直對自己的外觀不太滿意

特別是在看到隔壁近衛小車有夏活皮膚的時候

以及某失智博士看着Castle—3叫Lancet—2的時候。

 

(23)

但這並不是最致命的

直到某一天一個關於“博士把宿舍裝飾的小車認成Lancet—2”的沙雕新聞橫空出世

(24)

然後Lancet—2就去找博士要皮膚了

“你看隔壁近衛小車都有皮膚。”

“可露希爾你出來,是不是你設定語音來騙我源石的,你還我可愛的醫療小車!”

然後就被追上了的阿米婭塞了一盒理智劑,“刀客塔失智了不好意思。”

(25)

說實話蘇蘇洛能在醫療部撐下去也挺不容易的,

畢竟上有道德淡化華法琳、物理治療嘉維爾這樣的前輩,

下有煲湯鬼才芙蓉、粉紅猛男安塞爾、千金小姐錫蘭這樣的同事。

她居然沒給帶的太偏,

 真是個奇迹。

(26)

對博士來說,蘇蘇洛真的是一個難得的小可愛。

畢竟在那麼多催着博士工作的幹員中,她是唯一一個督促博士去休息的。

博士:鹹魚躺.jpg

(27)

調香師萊娜擅長通過香薰進行心理治療。

憑着對未知領域的好奇,

羅德島不少幹員自願成為調香師治療的實驗小白鼠。

(28)

香薰治療帶着豐富的想象效果,

換句話說,就是治療的過程中會睡着,會做夢。

(29)

比如伊芙利特夢到了塞雷婭,

崖心夢到了兄妹和解,

阿消夢到了消防系統升級了,

華法琳夢到了解剖斯卡蒂成功(???)

(30)

翻着簡歷的刀客塔在調香師那一張看到了家境殷實四個字,眼前一亮。

然後出現在了調香師面前。

“富婆,借點龍門幣唄。”

之後就被嘉維爾一法杖錘暈,移交凱爾希醫生處理。

(31) 

某天芙蓉把營養餐菜單帶到了醫療部,

本來想趁着工作間隙研究一下。 

然後就被一般路過的蘇蘇洛看到了,

“這,這份營養餐菜單也太可怕了吧。” 

(32) 

雖然說芙蓉的煲湯技術確實讓人……難以言表,

但是卻意外的合伊桑的胃口,

博士:“整合運動的伙食得有多差啊……” 

(33) 

醫療部有一句公認的話 

“惡魔救死扶傷,天使物法超度” 

(34) 

對此,伊芙利特表示想法術超度說出上面那句話的人。 

隕星、炎客、紅豆表示想貢獻一下薩卡茲的物理超度。 

(35) 

在阿來羅德島之前,華法琳被吊到艦橋上的時候,一般是白面鴞把她放下了。 

在阿來羅德島之後到,放華法琳這個工作一般交給阿來完成,白面鴞負責拍照。 

(36) 

這本來是一個良性循環,

直到有一天白面鴞在艦橋上同時看到了阿和華法琳。 

兩個怪胎在艦橋上搖搖晃晃,大聲談論着十分讓人失智的問題。 

危  斯卡蒂  危

(37) 

不穩定血漿一向是華法琳的看家本領。 

雖然有一部分幹員認為這個技能提升能力的原理是這樣的: 

技能釋放的時候,某血魔小姐化身蝙蝠在目標幹員身上吸血,導致目標產生對其實施暴打的念頭,目標戰鬥力提升。 

(38) 

醫生們都有一個奇怪的習慣: 

不管是在哪,是誰的筆,最終都能極為順手的帶進醫療部。 

很遺憾的,博士並不知道這一點。 

(39) 

直到有一天,凱爾希到博士辦公室拿文件,順手就把剛剛從博士桌上拿來簽字的筆塞進了口袋。 

博士瞄了瞄凱爾希準備帶走的筆,“那個……那支筆是我的。”說完盯着凱爾希的口袋看了幾秒,“左口袋從左往右數低三支,右口袋從左往右數第五支,都是我的……” 

(40) 

這就是為什麼之後博士沒筆用的時候會十分自然而主動的去醫療部。 

在可露希爾準備採購的時候,博士還要特別叮囑增加筆和筆芯的數量。

(41) 

錫蘭小姐的能力是水系法術醫療,

但這是建立在地點是水資源豐富的汐斯塔市的基礎上。 

(42) 

博士覺得不能讓錫蘭這麼浪費羅德島的水資源,

然後就在某次的戰術上,把調香師安排在了錫蘭的前面,

美其名曰:節約用水。 

(43) 

博士:回去之後調香師你幫忙脫下地板。 

 

(44) 

順便提一句,錫蘭喜歡喝紅茶,不是一般的喜歡,

這導致沒和錫蘭同隊的幹員一度認為錫蘭的法術會不會是紅茶味道的。 

錫蘭的隊友:是的沒錯,就是紅茶味的。

(45) 

實事求是來說,末藥在草藥學上的天賦和造詣還是挺高的,

但是味道和效果讓大多數幹員在拒絕和嘗試的邊緣徘徊。 

(46) 

能把天才醫師和強大劍士兩個名號同時接過的,應該也只有閃靈了。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時候芙蘭卡沒空教玫蘭莎練習的時候閃靈會出現在訓練室。 

(47) 

夜鶯喜歡養鳥,藍色的小鳥很漂亮,鳥籠也相當的華麗。 

但是這不妨礙她在戰場上把鳥籠當工具來使,

真就工具籠了。

 

(48) 

不參加戰鬥的時候,夜鶯會把鳥籠掛在醫療部,以便隨時照顧。 

直到她發現華法琳時常用一種像伊桑看到食物一樣的眼神看着鳥籠里的動物。 

(49) 

夜鶯在醫療部和常到醫療部“報到”的幹員中很受歡迎,因為她很溫柔。 

所以伊芙利特受傷了如果找不到赫默,就會自覺的又有點彆扭的去找夜鶯。 

(50) 

赫默因為種族和礦石病的影響,作息時間不太規律。 

為此,凱爾希醫生把她和同樣晝伏夜出的華法琳排去上夜班。 

(51) 

出現上述排班時,醫療部的夜班分兩部分: 

一部分是赫默醒着的時候,華法琳比較安分。 

另一部分是赫默睡着的時候,華法琳開始搞事。

(52)

赫默和塞雷婭一見面就會吵架,

有時候吵得凶了甚至會動手。

不對,一般是塞雷婭單方面挨打。

(53)

赫默會拿手邊的東西砸塞雷婭,例如筆筒、書、無人機……

一般這種時候路過的幹員都會不約而同地感慨:

黎博利是猛禽,塞雷婭不愧是瓦伊凡(皮厚?)

(54)

白面鴞是人(鴞)形電腦這件事盡人皆知。

她一天里重複最多的話一般是“錯誤發生”。

(55)

但是自從某一次白面鴞系統更新之後,“錯誤發生”排在第一的位置有望被“系統正在更新”取代。

正常來說,“系統正在更新”一般在凱爾希準備訓人或者其他殃及白面鴞的事情中。

白面鴞特長:從刪庫到跑路

 

(56)

華法琳表示,她也想給自己整一個白面鴞一樣的系統,

吊艦橋的時候就系統更新。

博士:簡單易行,不如直接選白面鴞。

 

(57)

阿剛認識華法琳的時候,帶着一種對血先生的崇拜,

華法琳剛認識阿的時候,也只是對天才後輩的欣賞,

博士:所以為什麼你們最後能發展成同夥一樣的惺惺相惜?

(58)

然後博士就收到了二位的一份“大禮”:

不穩定血漿加榴蓮味試劑了解一下?

然後博士就在昏迷狀態被送到醫療部掛了失血加失智的號。

 

(59)

問:為什麼收到了不穩定血漿后博士沒有在阿的500×15中當場over

某不願透露姓名的菲林組功夫少女捏了捏博士的臉,回答:(臉)皮厚。

(60)

不知道誰在羅德島內部舉辦了拳擊比賽。

去報名的基本上都是重裝組、近衛組、特種組的幹員。

這種時候我們就要注意一下夾在中間的嘉維爾。

(61)

煌為什麼害怕嘉維爾,一切都是從這場拳擊賽開始的。

(62)

由於實行小組淘汰制,醫療組只有一人報名的嘉維爾輪空。

重裝組?拳皇塞爹名副其實。

近衛組?一隻拿着電鋸的菲林向你走來。

特種組?食鐵獸鐵意六合警告。

(63)

然後嘉維爾就在這場比賽中用拳擊手套發揮出了戰場上用法杖敲整合運動的實力。

作為觀眾的幹員表示:我現在更加忌憚拿着法杖的嘉維爾了。

(64)

博士最近很困惑,

源於羅德島部分幹員對醫療部的投訴,

主要還是對一位恐怖醫生。

 

(65)

讓博士困惑的不是投訴的內容,

畢竟這也不是一個日常失智的博士能管得住的,

而是被投訴幹員的名字。

 

(66)

華法林,法華琳,華法琳,法華林

傻傻分不清,

為此,

博士決定統一口徑,我們叫她fafa0

(我真是個小機靈鬼.jpg)

 

(67)

其實幹員們對另一位雖然不隸屬醫療部,

但本質上是醫生的幹員的投訴,

也不在少數。

(68)

實驗室如何飄出奇怪味道,

半夜時不時傳來的詭異笑聲,

空蕩蕩的走廊突然有人在後面拿着槍,

敬請關注:阿的日常

(69)

在阿加入羅德島后不久,

博士對幹員宿舍進行了一些調整,

把容易受到驚嚇的幹員調整得離阿的宿舍和實驗室遠一些。

(70)

“啊——”似乎是慕斯的宿舍傳來尖叫,

緊接着應該是貓叫以及她的室友幫忙抓受驚的小貓們的聲音,

“叩叩”,這是敲門聲

此時門口正站着一隻恰好路過準備去訓練室的橙色菲林。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橙色菲林微笑。

(71)

阿在某些時候確實挺可怕的,

某些時候一般指他在研究和實踐新試劑的時候,

以術士和狙擊幹員為首,羅德島內部組建了一支調查小組,

專門打聽阿的試劑研究情況,以防不幸被痛擊隊友。

(72)

如果說吽對阿的教育屬於犧牲自己作為實驗體來保護大家的治標教育方式,

那麼槐琥就是從源頭治理的治本教育準則。

雖然無論是哪一種,阿都不長記性。

(73) 

華法琳的笑聲具有破壞性, 

醫療部有目共睹, 

畢竟被震碎的和嚇得打碎的試管不在少數。 

(74) 

一般來說,發生上述情況的原因是白面鴞講了笑話, 

而且極有可能剛講了開頭, 

但是這和華法琳本人也會講笑話有什麼關係 

(75) 

上次的情形大概是這樣的: 

華法琳為了逗一逗被體檢機器嚇壞了的小朋友,打算講一個笑話, 

華法琳:你知道赫默和白面鴞搶一盤菜叫什麼嗎?(華法琳努力憋笑中) 

小朋友:??? 

華法琳:叫菜、鳥互啄哈哈哈哈…… 

 

(76) 

小朋友嚇得哭的更大聲了。 

不是因為華法琳恐怖的笑聲,

而是因為剛從門口進來的白面鴞。 

(77) 

白面鴞:白面鴞檢測到憤怒指數上升,啟動武力模式(你什麼時候有這個模式的?),

系統提示,赫默醫生正在來的路上。 

(78) 

然後,華法琳因為存在帶壞小朋友和調侃同事的行為,

又一次被凱爾希掛在了艦橋上,

毫無意外,不出所料,甚至有點想笑。 

(79) 

從某種意義上說,華法琳笑聲的另一個破壞性在於,她破壞了艦橋的和諧。 

 

(80) 

事後,幹員華法琳表示:後悔,當時就非常後悔,你是沒見過猛禽殘害蝙蝠,我好歹是羅德島的元老啊。 

不,我們羅德島不認識你這樣的元老 

(81) 

錫蘭經常撐着一把傘,即使是在羅德島的室內。 

導致博士總是想提醒她,室內打傘長不高。 

但是想了想錫蘭在醫療部甚至整個羅德島的女性幹員中能排得上號的身高,把話咽了下去。 

(82) 

論身高,醫療部里排第一的是閃靈,一米七多的身高不是誰都能擁有的,

甚至超過了一些男性幹員。 

這讓猛男安塞爾有些難過。 

(83) 

博士安慰他說: 

你把耳朵提起來就可以長高很多了呀。 

安塞爾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沒有照做, 

畢竟羅德島的卡特斯們被迫害的也夠慘的了。

(84) 

白面鴞要出新皮膚了, 

博士在醫療部宣布了這個消息, 

“恭喜白面鴞成為醫療部第一二……八九個獲得皮膚的幹員……” 

(85) 

扳着兩隻手的手指頭, 

數出了大半個醫療部的幹員, 

越數越沒底氣的是博士本人了。 

(86) 

因此收到了來自剩下的一小部分幹員的怨念也是很正常的, 

錫蘭/蘇蘇洛/微風:為什麼還沒有我們的份? 

鷹角你自行查收這份怨念(微笑)。 

(87) 

為什麼同樣沒有皮膚的Lancet—2沒話說? 

她因為上次催博士設計皮膚, 

被修改了語言程序, 

現在是一台莫得感情的醫療機器人。 

(88) 

白面鴞翻了翻新衣服的附贈配件 

麵包、手提袋、帽子、一隻活的白面角鴞(?), 

要不要送去和銀灰的丹增一起玩, 

啪嘰,掉出來一隻咪波 

一看標籤,梅爾的最新試驗品? 

(89) 

聽說衣服的標籤上有一句話, 

“理性無法戰勝的感性” 

我們對此不給予任何評價, 

“白面鴞的理性可以戰勝感性”,

是羅德島大部分幹員的共識。 

 

(90) 

微風身邊經常帶着兩隻小狐狸, 

一開始大家都挺擔心她丟治療彈的時候, 

錯把小狐狸丟出去。 

 

(91) 

事實證明,丟是會丟的, 

但是人家小狐狸多半是給丟習慣了,都有經驗了, 

一隻被抓手裡,另一隻就趕緊叼一個治療彈過去換下來, 

良性循環,穩賺不虧。 

(92) 

微風和錫蘭都有讓隊員對負面效果有抵抗的能力, 

已知錫蘭的能力來源於能讓幹員在各種意義上煥然一新的水柱, 

求問微風的能力來源於什麼? 

(93) 

上面這個問題一直沒有答案, 

也沒有機會現場觀賞, 

直到博士在某一張作戰記錄中看到了老朋友——汐斯塔的狙擊手。 

 

(94) 

博士說是親眼看見, 

當時倒霉的恩雅小姐被打暈之後, 

微風旁邊的兩隻小狐狸跳下去, 

咬了那隻白色的雪豹一口。 

 

(95) 

不對,糾正一下,咬的是尾巴。 

那場面看着就很凄慘, 

現實版雪豹VS狐狸, 

初雪,委屈你了, 

要不下次咱還是讓錫蘭來噴水吧。 

 

(96) 

“不是說不讓你們學治療,是你們這樣會搶了醫療部的飯碗……” 

以上是博士對眼前幾個被塞雷婭和臨光的急救能力震撼,執意要到醫療部學習急救能力的重裝幹員說的話。 

(97) 

“博士,危機合約要開始了。” 

“好的,請你們儘快學會急救醫療能力,也盡量帶着其他組的幹員一起學會。” 

今天也是一個壓榨乾員的屑博士呢。 

(98) 

理智劑的生產在醫療部, 

至於在裏面加一些奇奇怪怪的試驗品的, 

自然也是在醫療部的, 

比如說,榴蓮味,草藥味,這都算正常的, 

直到有博士在理智劑里檢測出兩百人份的安眠葯。 

(99) 

醫療部以沃爾珀和薩卡茲居多, 

惡魔和狐狸總能讓人莫名其妙聯想到一下可怕的東西, 

當然,有時候這些聯想是對的。 

(100) 

今天的醫療部也是和平(而不正常)的一天呢。

(101) 

華法琳除了醫療之外, 

還有一項隱藏技能, 

嚇唬小孩兒, 

一般用來嚇唬一下不乖乖聽話體檢的小朋友, 

旁邊的朵拉瑟瑟發抖。 

(102) 

採購部給嘉維爾採購了一套新衣服, 

博士看了看衣服的掛牌,“戰醫” 

然後再看了一眼對衣服非常滿意的嘉維爾, 

“你們是不是寫錯了,這是戰士啊不是戰醫。” 

(103) 

赫默最近對送什麼禮物給伊芙利特很是苦惱, 

既要防火,又要孩子喜歡, 

稍微想象了一下梅爾的咪波和麥哲倫的無人機在火堆里求救的情景吧。 

(104) 

那天我路過,剛好聽到赫默又在糾結禮物的事,提出建議, 

這個簡單, 直接送賽雷婭女士

(機智如我.jpg)。 

 

(105) 

上述建議有沒有被採納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106) 

怪胎+怪胎=? 

這是一道送命題。 

沒別的意思,這真的是一道送命題。 

關於如果你同時在醫療部遇到華法琳和阿,

三人行,必有一人上手術台 。

別想,這一人只可能是你。

 

(107) 

上面那道題也不是說沒有答案, 

“怪胎+怪胎=斯卡蒂葯里拌飯” 

以上答案出自伊芙利特的課外作業。 

至於這題目是誰出的,

我只知道當天博士被吊在了艦橋上。 

(108) 

關於華法琳和阿這兩位的醫術對決, 

對此,白面鴞表示,臭味相投,溜得越早越好。 

 

(109) 

醫療部有一組豪華套餐, 

詳情如下: 

服用芙蓉的湯導致昏迷, 

被阿和華法琳綁上手術台用於醫術對決, 

嘉維爾及時發現並救下,

(然後進入下一輪水深火熱), 

感受來自戰地醫生的物理治療, 

每天的藥物都是末藥配的, 

最後千幸萬幸終於是熬到了正常孩子蘇蘇洛當班。 

(110) 

問我為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詳細, 

你還是太年輕了,沒經歷過羅德島醫療部的大風大浪。 

(111) 

前幾天清流來醫療部報道了, 

華法琳看着人事資料若有所思, 

然後一拍大腿,“抓不到虎鯨,江豚也行啊。” 

醒醒,這是一級保護動物啊。 

(112) 

鑒於上一個水系醫療錫蘭的醫療中有紅茶的味道,

大家一致懷疑同為水系的清流醫療中有沒有奇奇怪怪的東西, 

“如果有,那就不只是恐怖一點點了。” 

比如說水道污染物的味道? 

(113) 

清流對羅德島的大浴場情有獨鍾, 

不僅能見到同為阿戈爾族的夥伴,還可以刷新世界觀。 

(114) 

據說斯卡蒂經常告訴她要遠離華法琳。 

據說她看見同事安塞爾走進隔壁的男士浴場時挺震驚的。 

據說她看的白面鴞下水后沒有短路感到奇怪。 

 

(115) 

博士有時候會半夜到醫療部掛個腸胃科的號, 

因為又亂吃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上次是年的花椒, 

這次是香草的源石蝸牛, 

當然源石蝸牛沒被吃掉,倒是博士被塞了一整個源石,需要腸胃科幫忙取一下。

(116) 

新的危機合約活動開始了,博士和醫療部都有的忙活了, 

博士忙活似乎還可以理解,畢竟需要制定作戰計劃, 

醫療部的忙就比較奇奇怪怪了。 

(117) 

博士去了一趟某沙漠,沒人的那種,打了當天的危機合約,

醫療部開始準備為傷員們處理傷口,

剛開始還挺正常,直到進來了兩位不可思議的傷員 

星熊和塞雷婭。

(118) 

嘉維爾看着星熊,滿臉震驚,她明明記着眼前這位高防到能扛狂暴宿主組長的人。 

星熊:酸液源石蟲了解一下?加了各種buff的那種,噴酸液速度堪比過載能天使,我那麼多的防禦直接就沒了。 

(119) 

塞雷婭被阿盯得有些迷惑,剛想開口問,就聽到他說:“鑽石大姐之前不是榴蓮針都沒事的嘛,只是打幾隻源石蟲怎麼就沒了?” 

鑽石大姐和源石蟲,一時間塞雷婭竟然不知道應該反駁哪一個。 

 

(120) 

至此,重裝組兩位大哥(?)都淪陷,敗在酸液上,直接導致其他沒上場的重裝幹員瑟瑟發抖。 

(121) 

星熊擦着盾牌上的酸液說:“我們下次去博士那搞件大衣來罩着,聽說那衣服防護性能不錯。” 

塞雷婭還真的鄭重其事地思考了一會兒:“可行。” 

(122) 

華法琳在看危機合約的作戰記錄,

看到一半,一拍手,“要不我們把桃金娘拉進醫療部吧。” 

 

(123) 

博士為了打危機合約最近一直在忙着制定作戰計劃,動不動就熬個夜,一些幹員對博士的身體狀況開始擔憂(這麼突然?),商量着要不要給博士補個營養之類的。 

(124)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博士一大早的在辦公室看到了芙蓉,和湯。 

博士在喝和不喝中間糾結的時候,甲板突然傳來了“咚”的一聲。 

博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出辦公室去了夾板,試圖湊個熱鬧順便躲了那碗湯。 

 

(125) 

風笛因為摔傷了被送進醫療部,從挖掘機上摔下來的。 

當事人博士陳述道:我到甲板的時候,看到了摔在地上的風笛,一架斗里裝了紅麥粥的挖掘機,我一看錶,凌晨四點。 

(126) 

六一兒童節到了,

博士安排了幾位幹員給孩子們發放兒童節禮物,

這件事本來沒有什麼問題,

但問題就在於,

它出了問題。 

(127) 

蘇蘇洛一大早來到醫療部, 

就看到自己的桌面上放着一個禮物盒, 

剛開始還想着是不是哪位幹員送錯了 

直到看到了禮物盒底下壓着的卡片, 

“祝蘇蘇洛兒童節快樂” 

(128) 

再環顧四周,只有她的桌上有禮物,

蘇蘇洛覺得有必要聯合一下桃金娘, 

給提出“身高和年齡成正比”論的博士實踐一下如何快速提升一點理智。 

(129) 

即使是兒童節,阿和華法琳也不會放棄他們的目標,研究斯卡蒂。 

“斯卡蒂小姐,今天是兒童節哦,我們可以擁有兒童節禮物嗎?”血魔和橙色菲林攔下了走廊上的斯卡蒂。 

“哦…哦?兒童節快樂?”虎鯨小姐緩緩打出一個問號,“石獅子和血魔算兒童嗎?” 

論活了五百多歲的血魔和石獅子大學生如何不要臉的去要兒童節禮物。 

(130) 

“嘿嘿,不用太貴重的禮物啦,就要你的一點血怎麼樣?”華法琳興奮的搓搓手。 

然後,羅德島走廊的兩大噩夢就看到了凱爾希醫生。 

在獲贈“羅德島艦橋觀日落大禮包”的邊緣反覆橫跳的兩位,以一種極其熟練的方式,溜進實驗室,美其名曰,醫術對決。 

 

(131) 

白面鴞今天是來給赫默代班的, 

因為伊芙利特希望兒童節能去遊樂園, 

據說塞雷婭主動去找赫默聊了這件事, 

所以白面鴞來代班的時候,心情還不錯。 

(132) 

總之,這波啊,這波是CP黨白面鴞的勝利呢, 

“系統搜索,是臭味相投和父母愛情”,白面鴞如是說道。 

 

(133) 

芙蓉給當天來檢查的小朋友們準備了禮物, 

禮物是營養餐食譜, 

哦,那沒事了。 

各位收到這個禮物的小朋友們還好嗎? 

(134) 

嘉維爾推出了全新的治療套餐, 

保證讓您治療的時候格外安詳, 

據說她還為此特意找安塞爾練習了一下臂力什麼的,

專業。

(135) 

微風、錫蘭和調香師是醫療部的三位富婆, 

她們為小朋友們準備的禮物讓其他人格外羡慕, 

以至於有人假裝未成年以騙取禮物, 

啊,這就是金錢的罪惡嗎, 

那我想要更多的罪惡

(136)

博士手裡捏着一張幹員檔案坐在辦公桌前,表情複雜

“亞恭弘=叶 恭弘,擅長投擲…會投擲毒劑攻擊…”

果然醫療部都不太正常這件事不是開玩笑的。

(137)

那天博士剛和朋友玩完狼人殺,

看到亞恭弘=叶 恭弘檔案的一時候,

下意識的說了一句,“這是…女巫?”

(138)

吐槽歸吐槽,對於醫療部的新成員博士還是很歡迎的,

然後想到,既然醫療都會攻擊了,

那麼閃靈拔劍、安塞爾丟西瓜、嘉維爾掄法杖是不是都指日可待了。

(139)

事後,博士立刻反應過來,

上一條的最後一項貌似似乎好像已經實現了。

不愧是醫療部。

(140)

亞恭弘=叶 恭弘師從凱爾希這件事,

一直是博士很害怕的,

畢竟一個凱爾希就很可怕了,

這要是來了倆,

那這宵夜和超額的理智液是真的沒着落了。

(141)

順便一提,博士的宵夜是幾位擅長各種料理的幹員們提供的,

至於超額的理智液嘛,

是博士和華法琳的交(賄)易(賂),

一個關於理智液和奇妙的醫術對決的交易,

真是個公平的交易啊。

(142)

不出所料的,

亞恭弘=叶 恭弘開始為博士的健康管理問題擔心,

已知醫療部超過半數的醫生都有過對博士健康的擔憂,但是都成為了過去式,

畢竟管不住。

(143)

亞恭弘=叶 恭弘的到來意味着博士辦公室快樂摸魚生活的結束,

可以試想一下,

一位經常皮膚乾燥、肩膀僵硬、眼球乾澀、暴飲暴食、掉頭髮、乏力的博士被自己的助理指名即將成為羅德島衛生吊車尾的景象

(144)

對於上述的健康問題,

博士表示:我不是我沒有

然後我就看到博士的桌子上掉了兩根頭髮

以及還沒吃完的兩大個麵包

打臉總能來的那麼及時,不愧是你,博士

(145)

在醫療部,你可以聽到大家在討論一些有趣的八卦,

比如斷崖的腹肌手感還不錯,

比如某醫療部幹員對鈴蘭表示自己很有人道主義精神,

比如博士又進眼科醫療室了,

話說為什麼要說又?

(146)

事情大概是這樣的,

那天博士在辦公室看到了新幹員蜜蠟的檔案,

特長一欄寫了沙塑,

鑒於博士奇奇怪怪的幻視能力,

成功的看成了 沙雕

(147)

事情還沒有結束,

博士把另一位新幹員賈維的手勢,

看成了某個“國際友好手勢”

以至於腦子一抽,回了一個給賈維

(148)

最終在蜜蠟和賈維的雙重威懾下,

博士再次戰戰兢兢的走進眼科醫療室

(149)

亞恭弘=叶 恭弘加入作戰幹員后,

新一輪的迫害開始了,

迫害——指用醫療組擊敗整合運動,

嘲諷——整合運動連製藥公司的醫療幹員都打不過

整合運動:有被冒犯到

(150)

想來亞恭弘=叶 恭弘和嘉維爾應該會有很多共同語言,

畢竟一個是戰地醫師,一個是“戰地醫師”

你們醫療部真的開始信奉“只要把敵人殺光就不要我治療”了嗎?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