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家族史令人咋舌,她为何冒死搞“台独”?原来父亲就是汉奸

呃,呃,我了解,呃……抱歉,我说中文有些困难。

台湾愿意和中国大陆开展对话,但这必须在完全平等的前提下进行。

当然,我们与美国有着极其广泛的合作,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加强我们的防护能力,不过,目前在台的美军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多。

这个顶着标志性偏分短发,戴着金属框眼镜的女人,一次次在各种公开场合与采访中,说出各种令大陆同胞气愤不已的话,一再地挑战着中国大陆的底线。

可是,在22年前,这人也曾斩钉截铁地强调:

我是台湾人没错,但我也是中国人,是接受中国式教育长大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刚入政坛,一度被称为民进党中,不像民进党人且与之瓜葛较少的“清流”,发出这样完全两面派的言论呢?

其实,蔡英文早在幼年时,就已经被深深打下了“台独”烙印,而这一切最初都始于她那被称为“皇民”的汉奸父亲蔡洁生

蔡洁生

“皇民”父亲蔡洁生

自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之后,整个台湾地区,开启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日本殖民统治,岛内民众被迫接受日本各种“皇民化”改造,出生于1918年的蔡洁生,正是生活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

在蔡洁生出生时,日本的各种殖民奴化运动,已经在台湾遍地开花,包括语言、风俗文化、宗教信仰等方面。

但很多台湾民众,在这样的高压政策之下,依旧保持着对华夏文化的认同感。

很显然,蔡洁生不是其中之一。

在他的生命中,由于缺少中国文化与元素,而且在长年累月的洗脑式教育下,他跟岛内部分亲日分子一样,对于中国基本没有任何好感,也很难产生认同感。

所以,自然而然地,会向日方靠拢。

18岁那年,蔡洁生靠着曾被选派到日本,进修过飞机修理技术的经历,被派往中国东北机修学校,从事日军飞机的修理工作。

这也让他成功逃过了岛内日军的强制征兵,避免了被送往南洋地区当炮灰的命运。

同时,从蔡洁生的这个经历不难看出,他十分受日本青睐与重用,这也为他日后起家,打下了基础。

1936年的东北,正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之下,蔡洁生在此检修的每一架飞机,都成为了日军射向中国同胞身上的子弹。

他的双手上,沾满了同胞的鲜血,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才结束了这罪恶的一切。

在台湾光复后,岛内的各种日本商人纷纷变卖资产撤离,而其中绝大多数的日商资产,被转给了台湾岛内亲日的“皇民”及其家族。

此时返回台湾的蔡洁生,也趁机拥有了一家汽车维修厂,从一名机修师转变成为了一名商人。

蔡洁生很有生意头脑,十分懂得与执政者打交道,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自己的生意保驾护航。

因此,即使在国民党政府接管台湾后,他的生意也没有受到冲击,甚至开始不断扩大,渐渐向着房地产、餐饮等行业进军。

“那时候,哪有那么多汽车让蔡洁生修理,他靠的什么赚了那么多钱?”

“在当时,光台北市区内就有五家修车公司,也没见哪家像蔡洁生那样挣钱。”

很显然,很多人对于蔡洁生所表现出的,仅靠着本本分分修车发家一事,心存很大疑虑,其中所隐藏的财富密码,令人不禁心生怀疑。

1950年,已经退守台湾的国民党人,同意了美军第十三航空队“驻台协防”的提议,此后的数十年,台湾岛内都能见到许多美国大兵的身影,这也为蔡洁生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1950年的台湾,街上逍遥自在的美国兵,身边不乏美女相伴

他靠着修理汽车的方式,很快就跟美军攀上了关系,后来也是凭借着自己过硬的关系网,成功建造了为美军提供特殊服务的饭店,靠着深厚的背景,即使几次曾被人带走调查,蔡洁生也能轻松应对过去。

1986年,台湾省内各种运动掀起一波波高潮,同年9月,在台北圆山大饭店举办的推荐大会上,民进党正式成立,据称,蔡洁生正是这场大会的幕后金主。

以利益为重,一切向利益看齐,这可以算是贯穿蔡洁生整个人生的生存信条。

也正是靠着这份不问出处,只问利益的生意经,蔡洁生才能在日本殖民统治、国民党接管与美军驻台等一系列大变动中,保存自己的产业,并在岛内迅速积累巨额财富。

蔡洁生

而蔡洁生的社会运作,还不仅止于此,从他对儿女的教育和庞大的姻亲关系中,我们更能有深刻的体会。

日本化的家庭教育方式

不得不说,曾经的“皇民化运动”,在蔡洁生的身上,是十分成功的,他也顺理成章地将这种教育,嫁接到了自己的儿女身上。

他不仅请日本家教到家中给孩子授课,更要求在家里讲日语,就连吃穿也全部向日本靠拢。

儿女们取名也延续了日本殖民时那一套,如蔡英文曾名蔡瀛文,还有一个日本小名叫“吉米牙”,这也更直接地佐证了,蔡洁生的亲日行为。

同时,在家庭关系上,蔡洁生也将这样的日式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蔡英文小时候

“我父亲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

“其实直到我都长大了,很多事情,都需要我父亲同意才行,就连能不能买车,买什么样的车,他都是要管的。”

蔡洁生对于家庭和子女的教育上,有着绝对的控制权,所以在整个蔡家,蔡英文等子女,是没有任何说不得权力的。

这样的教育之下,也就导致了蔡英文从小,就没有所谓的选择权,所受到的思想教育及价值观,全部来自父亲的灌输。

不仅如此,作为家中11个孩子当中,最小的女儿,蔡英文从小就对年长的哥哥、姐姐,都必须采取服从的态度,没有任何可以转圜的余地。

1974年,蔡英文女子高中毕业照

“没人在乎她说了些什么,反正大家从来都不会听。”

“记得回家的时间,不能超过晚上9点。”

作为家中的老小,蔡英文在整个家中,没有任何的话语权,除去父亲制定的规矩,她还需要遵从哥哥,尤其是姐姐的管束。

对于这个不太聪明的妹妹,蔡家的姐姐们,向来管得很严,一旦不遵守,蔡英文甚至会招来一顿严惩。

这显然与中国传统的兄弟姐妹关系不太一样,在这个家庭中,幼小而不出彩的蔡英文,完全处在家庭的最底端,而这一点,恰恰反映出了蔡家很严格的日式等级观念。

不仅如此,在蔡家,蔡洁生的四个老婆,其实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与地位。

蔡英文和母亲张金凤

妻妾间的关系,可以称得上和谐,这也很符合日本文化中,女性只是男性附属的传统,而这也曾让蔡英文对自己母亲的付出,感到愤愤不平。

“母亲为整个家付出了很多,也受到了很多委屈,可是却没有得到该有的‘名分’与尊重。”

“我很崇拜我的母亲,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独立的女性,可是很显然,在我们这样的传统家庭里,她做很多事,都还是需要先得到父亲的同意才行。”

作为家中的第四个老婆,蔡英文的母亲张金凤在遇上蔡洁生之前,已育有一子张柏年

关于蔡英文同母异父的哥哥,坊间众说纷纭,其中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指出,张柏年是张金凤与日本人的后代,后来被遗弃在台湾。

蔡英文

张金凤年轻貌美,让蔡洁生一眼相中,曾受尽宠爱,可毕竟没有什么名分和地位可言,因此一直都很沉默。

而这一点,也影响到了年幼的蔡英文,使得她也渐渐沉默寡言不太讨喜,更不敢违抗父亲。

为了尽可能稳固自己的家族事业,蔡洁生的几个女儿,都嫁给了高干子弟,儿子也都娶了当地名门之后。

靠着这样的姻亲关系,整个蔡家与台湾当地的管理者,可谓是关系密切,这也为日后蔡英文的上台,打下了良好的人脉关系。

但其实在最开始,蔡洁生对于毫不起眼、各方面平平的小女儿,没有任何过多的期待与要求。

蔡英文

可在一次阴差阳错的求学与就职之后,蔡英文因缘际会地开启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父权下的求学与就职

“九年的钢琴学习,让我很痛苦,因为我压根不喜欢这个,每天晚上只要一想到第二天要上钢琴课,我就很难受,甚至到现在都会做上课的噩梦。”

“我的英语成绩不好,哥哥和姐姐们轻轻松松考八九十分,我就只有四十分,本来以为日语会好些,结果还是毫无起色。”

“他们嘲笑我是因为英语不好,才会叫这个名字的。”

比起成绩优秀,各方面都很出众的哥哥姐姐来说,蔡英文的成绩,几乎是垫底的存在,这一点在她的个人自传中,都有所记录。

姐姐蔡英琳(左)与蔡英文(右)合影

“念国中的时候,因为成绩实在不理想,爸爸问过我要不要读五专,这样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只考一次就好。”

“就算上了高中,我前两年也是读得一塌糊涂,刚升学进入女高就碰到月考,当时全班58个人,我排在51名。”

这也让人不由得疑惑,成绩如此差的蔡英文,到底是如何考上当时台湾最好的大学,并就读于高分专业法律系的。

难道真如她所言,是自己在高三下半年突然开窍后成绩飞速提升了吗?

但蔡英文每每面对这样的提问,总是避而不答。

深知小女儿成绩的蔡洁生,对她并不抱任何希望,一心关注着其他孩子的成绩,要求他们必须争气,所以属于被半散养的蔡英文,在课业上的压力,相对来说,小了很多。

但一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身为父亲的蔡洁生并不会放手,总是在关键时刻一言定性,直接给出自己的决定,让蔡英文丝毫不敢反抗,而这一切当然都是从家族利益出发的。

“你大学就读法律专业,以后家族的生意,用得上。”

“这个学校不妥,小心政治立场不正确,招来祸患。”

父亲的决定,蔡英文不敢也不会反抗,但同样地,她很清楚自己在学业上的吃力,即使上了大学,这一点仍然没有改变。

蔡英文打印证据证明博士学位

“我的大学生活,可以称得上是痛苦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学些什么,整个大学时期的成绩也很不理想,我根本不懂那些生硬而抽象的法律文字。”

在台湾大学毕业后,蔡英文在父亲建议下,转道前往美国康纳大学攻读法学硕士,随后前往英国伦敦政经学院主修法学,辅修国际贸易,最终获得博士学位,而这篇无法查到的博士毕业论文,也引发了后来蔡英文的“学位门”事件。

不过,此时顶着博士学历光环的蔡英文,显然也无法预料到,自己在“毕业”35年后,还要再度自证学历真假,而那份缺页漏字的证明,也无法使众人信服。

或许,这些无法证明的学历,也是蔡英文在后来各种公开场合的讲话中,被一再质疑只会念稿的主要原因之一。

台湾政治大学

1984年,完成所有学业后,年仅28岁的蔡英文,顺利进入台湾政治大学担任副教授,短短几年后,她就转正成为正教授,这个提拔速度可谓是前所未有。

“其实在我四十岁之前,我都不知道什么叫政治。”

在蔡英文十多年的教书生涯中,还曾扮演过另一种角色,那就是幕僚,但那时的她,还只是隐于幕后并没有站到台前,日子过得相对简单,而这样的平静,在一个人的邀请下,完全被打破了。

1998年,42岁的蔡英文在李登辉的邀请下,参与起草“两国论”,就此拉开了自己政治生涯的序幕。

最开始,蔡英文并没有选择冒头,而是很自然地将自己与公众媒体隔离开,保持各种低调的行动。

蔡家人也秉持了同样的风格,在面对各种媒体的抓拍与采访时,都选择笑而不答,这也为后来蔡英文真正出现在公众面前,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

这样的低调,也很显然给她在民众之间,平添了很多印象分,而这些,也与她的父亲是分不开的。

父亲去世女儿继承遗志

2006年,蔡英文的父亲蔡洁生去世,这个给蔡英文一生造成巨大影响的人,可能都没有想到,自己最不看好的女儿,竟然会在台湾政坛,走得比自己的姐姐更加顺畅。

没错,在一开始,蔡洁生看好的是老五蔡英玲,可没想到,这个女儿在被安排进了妇联之后,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反倒是自己一直不看好的小女儿,拔得头筹。

但很快,蔡洁生就做好了调整。

他将自己的巨额遗产,早早做好了安排,以避免因此产生纠纷。

同时,按照一贯的风格,蔡家所有亲友,都保持了安静与低调,就连同样在政坛的儿女与孙子辈,都处于大隐隐于市的状态,这无疑给蔡英文的仕途,减少了很多麻烦。

因为,蔡家经不住查,纵使蔡洁生用各种方式,不断地将蔡家进行包装,可是那庞大的家产与突然的暴富,终究会引起很多人的猜测。

因此蔡英文在初入政坛后,极少提及家庭相关的事,但从她的成长经历中,民众也不难看出蔡英文的家境很不一般。

在蔡洁生去世后,蔡英文看似搬开了顶在头顶半生的大山,但实际上,她的身上已经深深烙下了父亲的思想与意识。

但从小缺失话语权与自主权的蔡英文,即使走上高位,内里却缺乏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支撑,这也让她的很多回话与反击,都显得极为空洞。

“这只是一些零星事件。”

“我一定会负责到底。”

蔡英文种种避轻就重的回答,被台湾媒体冠以“废话神功”,更是在最近的花莲地震防灾会上,全程低头迅速完成念稿后,立马离开,让等待连线两小时的民众,错愕而伤心。

“真的完全不管民众死活。”

“等了这么久,什么有意义的话都没说,就这么走了,太令人寒心了。”

如今的蔡英文,成为了台湾政坛上,少有的女领导人,可是在一系列民意调查中,支持率却一降再降,她的各种讲话与行为,不断背离台湾民众的诉求。

但是这一切,其实也早就可以预料到,毕竟,从蔡英文所接受的教育和父辈的影响中,已经有所预示。

从蔡洁生到蔡英文的身上,我们能看到一个再直接不过的道理:“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

日本在殖民统治台湾时期,就是这样做的,而今日政局纷乱、“台独”势力嚣张的台湾,也显然已经给了我们警示。

因为一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是整个国家民众,对于过去的共同记忆,是连接民众情感的共同载体,也是民众意志与国家精神的集中体现。

作为民族立足根本的历史与文化传承,是后人不断激励自身,坚定国家信仰的土壤。

一旦文化被侵蚀,历史被篡改,那么后代将无法继承先辈的遗志,更无法为祖国的建设与发展共同努力,那这个民族与国家,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如今的社会,处于信息大爆炸时代,各种真真假假的言论,充斥整个网络,如何去辨别,如何去冷静思考,显得尤为重要。

毕竟,历史的书写与文化的传承,我们都不是旁观者,而是亲历者与推动者,维护华夏历史与传统文化的传承,我们每个中国人,都责无旁贷。

参考文献:

[1]李彬.蔡英文政治人格的特征与影响因素探析[J].现代台湾研究,2016(03):52-57.DOI:10.16650/j.cnki.xdtwyj.2016.03.008.

[2]文海,臧振瑞.对她,我们还是要听其言、观其行——近看蔡英文[J].祖国,2016(02):28-30.

[3]陈任远,扶水滨.日据时期台湾皇民化运动论析[J].凯里学院学报,2017,35(04):115-119.

[4]凤凰网:蔡英文家产曝光 四兄弟声明利益回避 2016.03.15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